第1176章 地虎门和飞星门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176章 地虎门和飞星门

叶凡身心绷紧,缓慢的靠近,终于看到了打斗的现场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总共四人,年龄都不大,都在二十岁在二十七八岁之间。 其中,一人站在旁边,靠在树上观望,面含浅笑,一副万事在握的高人模样。 另三人手中持冷剑,斗在一起,准确的说,是两个人对付一个人。 这个人身穿白衣白裤,不过,鞋子和裤腿上已经满是泥泞,右肩上受了伤,一片鲜红,血迹被雨水冲刷后,弄得右边胸前也是一边红。 联手对付他的两人穿黑色紧身衣裤,两人配合很默契,一左一右,缠着白衣青年,攻得他手忙脚乱。 这两人的衣服和观望的青年的衣服一样,估计是一起的。 也就是说,三个人对付这个白衣青年,其中一个没有动手,从中不难看出,三人有猫玩老鼠的意思。 这四人是谁?大宗门子弟吗? 叶凡心中疑惑,仔细观察了一阵以后,暗暗为场中三人的剑术心惊。 叶凡以前没怎么见过剑术,也不懂玩剑,但能轻易的看出和感受到,三人的剑术都很玄妙,剑式变化多端,就是叶凡这种眼力和预判力,都有些跟不上节奏。 光从三人剑术来看,足以看出三人不是一般人,只怕十有八、九是大宗门子弟。 意识到这点以后,叶凡身心涌起一种莫名的兴奋,甚至有种冲上去领教一下的冲动。 别激动,别冲动,以后会有机会的。 叶凡暗暗劝导自己,屏息静气的藏在树后偷看着。 此时,场中白衣青年在两个黑衣青年的围攻下,处境越来越不妙了,腿上又被撩了一剑,裤管立即鲜红。 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久,白衣青年肯定会把性命交待在这里。 但从两个黑衣青年进攻的路线来看,似乎并没有取白衣青年性命的打算。 他们想干吗?尽兴玩白衣青年吗? 就在这时,靠在树干上的那个青年怪笑说道: “还不死心吗,真是顽固得无可救药啊,詹斯,张平逊,你俩再加点劲,斩他一条胳膊下来,好让他认清形式。” 詹斯和张平逊就是场中两个黑衣青年。 其中,詹斯回应道:“放心吧,师兄,就几分钟的事,我俩先废了他左手,如果还不听话,再斩右手。” “哈哈哈,好,这样才有意思。”树边青年大声笑道。 白衣青年说话了,怒骂道:“冉然,你少在那里阴阳怪气,真有本事就和我单挑,两个人对付我一个,不怕丢你地虎门的脸吗?” 赫,是星标宗门地虎门,西南边境中两大宗大之一! 叶凡心中一紧,想起自己二师兄就在地虎门中当着堂主…… 同时,心中想着,这白衣青年的声音怪怪的,尖细且清脆,不会是个女人吧? 女扮男装吗!? 叶凡不其然看向其喉咙,衣领口比较高,看不到。 又看向其胸前,真有点微微隆起的迹象,莫非是用紧身布带缠住胸了? 再者,现在看他的动作,是有点清秀的味道。 不止叶凡发现了这点,靠在树上的冉然也有所明悟了,怪笑道: “没想到你还认识我,不错,没想到还是个女人,那就更不错了,哈哈哈哈。” 几声怪笑后,冉然向场中走去,边走边说道:“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,我就陪你玩一玩,詹斯,张平逊,你俩退下。” “是,师兄。” 两人齐齐应了一声,收招后退。 冉然已走到了场间,隔三米望着白衣青年,翘着嘴角笑道:“来吧,你想怎么玩,要不要玩点彩头?” “哼,随你怎么玩。”白衣青年冰冷回应道。 “真随我怎么玩吗,那好,我若是输了,我让你走,保证不再追杀你,你若是输了,那你自己脱光衣服,让我们三师兄弟好好发泄一下,怎么样?” 我艹,还真是人面兽心啊。 叶凡听到他们三人是地虎门的人时,因二师兄在地虎门,本来还有点好感,但听到这话,瞬间好感全无 “你……” 白衣青年气得怒目圆瞪。 冉然轻佻一笑:“怎么,刚才不是叫嚷着要和我单挑吗,难道就不敢答应了,你好歹是飞星门的子弟,难道连这点骨气都没有,未必太丢脸了吧。” 飞星门,原来是飞星门的人。 好家伙,难怪双方干上了,原来是两个彼此看不对眼的宗门。 白衣青年没有接话,不知是不是被冉然的话刺激到了。 冉然接着又说道:“你可要考虑好了,这可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机会,赢了可以安然离开,输了,只要让我们三师兄弟舒服够了,一样可以放你离开。” “好,就按你说的来。” 白衣青年冰冷丢出一句话后,持剑扑向冉然。 冉然轻挑一笑,手腕一抖,袖中一把三十公分长的短剑落进他掌心中。 瞬间,白衣青年扑近,手中短剑一撩,再突然一道圆弧劈出。 这一瞬间,短剑的剑身炸泄出一轮银色光芒,恰如月色光华。 冉然两眼猛的一缩,脱口怪叫道:“流影剑术,你是飞星门嫡传弟子。” 从冉然这反应可以看出来,他远没有料到对方是飞星门的嫡传弟子。 也可看出,他非常忌惮白衣青年所使的剑术,即:流影剑术。 所以,冉然本是准备硬上的,瞬间改变了主意,持剑闪避。 同时,嘴中叫道:“詹斯,张平逊,一起上,活捉他。” 艹,刚刚还答应单挑,马上就变卦了,无耻。 无非是因为对方是飞星门嫡传弟子的身份。 白衣青年似乎早料到会是这样,剑势半途突然收住,身形在一瞬间折射,迅速闪出了战场。 看来,他根本就没准备和冉然单挑。 从形势上来说,他的选择无疑是对的,一个应付三个,几乎没有赢的希望,自然要跑路。 但问题是,她跑路的方向正是叶凡藏匿的方向。 叶凡傻眼了,这可如何是好? 跑吗?依他的速度,完全可以跑掉,但这个飞星门的弟子,就未必能跑掉了。 帮他一把吗? 无亲无故,是不是不要插手的好? 再者,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,若是自己出手,会不会自己也栽进去? 或者是,白衣青年自己跑了,自己被地虎门三人围杀…… 大爷的,头痛的选择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