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6章 我来拆穿你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116章 我来拆穿你

叶凡七人跟着谷芥往黑渊走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一路上大伙都没有说话,或许是担心的缘故吧。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后,叶凡忽然打破沉默,问谷芥道:“还有多久的路程?” “快了,十分钟左右。” “哦。” 叶凡想了想,拉住司空莲露:“等等。” 司空莲露止步,疑惑问道:“怎么了?” 大伙也都看向叶凡。 叶凡没有回答,而是前走几步,走到了走在最前面的谷芥面前……或者说,堵住了谷芥的路。 然后,叮嘱道:“田老,安老,提起点精神,别让他跑了。” “……” 田园和安江怔住,其他人亦是如此,都不明白叶凡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,几人疑惑:叶凡所说的“他”,是指副族长谷芥吗? 谷芥眉头直跳,装作茫然不解的样子,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少来这一套,说吧,你想搞什么鬼,司空明等人到底怎么了?”叶凡生冷盯着他问道。 “我刚不说了吗,他们进了黑渊,生死末知……” “放屁。”叶凡骂断道:“你纯粹是在撒谎。” “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谷芥自然不会承认,有意皱着眉头,装出不悦的样子。 “呵,没指望你承认。我来一一拆穿你吧。” 顿了顿,叶凡说道:“一,你先前说了,司空明和佘族长是早上一起出寨子的,那个报信的小伙子说是七点左右,我刚算了一下,我们从你们寨子走到这,花了半个小时,你说到黑渊还有10分钟,也就是说,从你们寨子到黑渊要40分钟的路程。 那么,司空明和佘族长七点从寨子出发,大概会在7:40左右到达黑渊,然后,你说你等了三个小时,那就到了10:40,你再回寨子,需要40分钟,那就是11:30了。 然后,你安排人到司空家的药山,要4个小时的路程,那到药山时就是下午3:30,我们再从药山过来,同样需要4个小时,那就是7:30了,再走到这,花了半个小时,那应该是8点了,而现在,离6点还有10分钟。 我很想问问,这两个小时的误差是怎么来的,你的时间是不是格外走到快一些?” “……” 听到叶凡这么一算,司空莲露等人全数怔在当场,若是只差十分钟或半个小时,那情有可缘,可怎么会差出两个小时? 谷芥哪回答得上来,眼角直跳的同时,眼中的慌乱已显而易见。 叶凡接着说道:“二,我注意了一下,一路上,你急着赶路,似乎比我们还着急,而且,六次偷偷回头观察我们,我很疑惑,你观察我们什么,是怕我们跑掉吗?” “……” 司空莲露等人再一次怔住! 最受刺激的莫过于谷芥。 他震骇望着叶凡,远没料到自己的举动全数落进了叶凡的眼里,甚至准确的说出了他回头观望的次数…… 叶凡没有忽悠,谷芥确实偷偷回头观望了六次,至于原因,无疑是做贼心虚,怕被发现。 “老实交待吧,不要逼我们动手。”叶凡腰间一抹,掏出了匕首。 谷芥还不想承认,大声吼道:“乱说,我哪有偷偷观察你们……” 话还没说完,突见叶凡纵身扑向他。 呵,可不要指望叶凡讲客气,你不愿意承认,那就来硬的。 叶凡一动,安江和田园也动了,齐齐扑向谷芥。 谷芥心知蒙不过去了,当即屈膝一弹,整个人如猎豹一样跳向旁边的树干,欲上树逃走。 他简单的动作间,完美体现出了他非凡的韧性和爆发能力,不愧是好猎手。 若是碰到别人,或许真会被他跑掉,只可惜,他面对的是叶凡这个妖孽。 想要逃走,就算谷芥长对翅膀出来,也不可能成功。 叶凡身形折射,不等谷芥上树,他已经跳到树干上,如老鹰扑兔一般,从上扑向半空的谷芥。 谷芥大骇,忙后仰身子,躲避叶凡抹向他脖子的匕首。 叶凡直接开启凤起秘境,身形在半空诡异一蹭,整个人往前一突,左手一探,半空锁住了谷芥的咽喉。 两人还没落地,谷芥已经掉进了叶凡手里。 正扑过来的田园和安江齐齐刹住身形,震惊望着叶凡,心中骇浪滚滚。 虽然刚才叶凡出手在先,可在这一连贯的出手中,叶凡一步接一步的抢到先机,完全封死了谷芥逃跑的线路,不止不给谷芥出手的机会,甚至都没给田园和安江出手的机会。 好恐怖的攻击力! 好恐怖的速度! 好恐怖和预判力! 田园和安江敢肯定,抛开修为而言,两人在攻击力、速度和预判力上,都要落后叶凡一个大台阶。 正因如此,两人心中才骇浪滚滚。 司空莲露也是明眼人,震骇于叶凡身手的同时,眼中竟不知不觉泛起亮光和骄傲,仿佛看到了自己男人大显神威一般。 此时,叶凡和谷芥已落地。 准确的说是,叶凡掐着谷芥的脖子,直接把他摁在地上。 随即,叶凡右手匕首一抹,直接架在了谷芥鼻子下,生冷说道: “说还是不说,我好心提醒一下,你如果再不识抬举,那我就先拿你鼻子开刀,再耳朵,眼睛,或者,你可以直接咬舌自尽,我不会拦着你的,因为,就算你不说,我也能找出事情的真相。” 谷芥嘴角直抽,心中挣扎了一会儿后,终是放弃顽固了。 已经到了这份上,再顽固还有何用,正如叶凡所说的一样,哪怕他不说,叶凡也会找出真相,不可能傻乎乎的往陷阱中钻了。 “司空明……已经死了。” 听到这话,司空莲露身形猛的颤了一下,脸色都白了几分。 她声音发颤问道:“怎么死的?” “被闽思竹围杀的。” “……” 谷芥彻底放弃挣扎了,全盘说了出来,说到佘族长也死了时,满脸痛苦,甚至眼泪水流出眼眶。 他虽然觊觎族长之位,但一直无心杀佘族长,而且,从品性上来说,他不是那种狠毒残忍之人,只是一时掉进了闽思竹的爪子里。 所以,从得知佘族长和族中几大狩猎高手全部毙命时,他心里一直痛苦难堪,此刻,终于崩溃了。 可世间没有后悔药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