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.第117章 可以玩一玩 - 最强特种兵王

117.第117章 可以玩一玩

叶凡一脚踢飞展升,看都没看展升一眼,直接出了门。 叶凡可不管你展升是什么老板,竟然敢威胁我,那就该打。 再者,我戴着面具,你又不认识我,打了也是白打。 孙翼远没料到叶凡这么猛,简直是……一言不合就开打啊,猛人。 他愣愣望着叶凡消失在门口后,注意力才转回到地上的展升身上,当即哈哈大笑道: “展升,你是不是想跟199对干一场啊,赶紧上啊,我押你熬不过三十秒,若是你撑过30秒,我赔你一千万,有没有兴趣玩一玩,哈哈哈哈。” 展升气得差点吐血。 他捂着刺痛的脸,“哎哟哎哟”爬起来,见到叶凡走了后,应该是感觉到安全了,当即破口大骂: “我艹你玛笔的,敢打老子,老子让你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 德性! 就他这德性,以前只会阿谀奉承,见着有钱人就恨不得叫爷,现在只是有了几个钱而已,搞得他好像有多大能耐一般,还吆喝着要弄死人,当真是本事大啊。 只是,你有这本事吗,有这胆子吗? 说句他不爱听的话,就是他请的那个77号都瞧不起他,若不是看在钱的份上,77号早就甩膀子走人了。 孙翼自然也不信展升这恶狠狠的样子,反而嘲讽道:“展大老板,你这是准备杀人放火啊,我要不要回避一下。” “……” 展升气得两眼发黑,语气很冲道:“孙翼,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,不就是赢了一场吗,有胆子就再赌,刚好那199还有一场。” “可以啊,赌就赌,我继续押199号赢。” “好,你等我一会儿,我去上个厕所就来。” 说完,展升匆匆跑出包厢,几拐几绕后,到了另一间包厢前,这哪是去上厕所。 他整了整衣衫,轻轻敲了敲门。 旋即,一个中年人打开了门。 这中年人约四十来岁,国字脸,板村头,脸色像凝固了一样,生冷得有些吓人。 “冬哥,我找公子爷。”展升堆着笑道。 赫,叫上爷了,果真有两下子啊。 “什么事?”那叫冬哥的人冷冷问了一句。 “我刚发现一个身手不错的家伙,不知道公子爷有没有兴趣出场,我可以出两百万。” 赫,两百万,打一场拳赛给两百万,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。 当然,展升无非是为了赚钱,舍不得一把草,又如何能从孙翼的口袋里牵出几头肥羊。 “等会儿再回复你,门外等着吧。”冬哥丢下一句话,关上了门。 展升连门都没得进,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。 说实在的,展升每次来找公子爷,都有种担心提胆的感觉,如果不是大生意,他也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。 说起这包厢内的公子爷,是展升花了一番心思才攀上的。 那是去年,他无意看到一场拳赛,发现其中一个戴面具的拳手身手利落,便起了心思,想着把这拳手收入旗下。 于是,他开始偷偷收集这位拳手的资料,却是一无所获,这愈发让展升觉得这面具人是个神秘高手。 所以,他用心盯住了他,有天终于跟踪住了这位面具人的车子,最后,一路跟着对方到了东郊才子山山脚下的一个大宅院围墙外。 看到这大宅院,展升彻底傻眼了,只因为他听过这宅子的传闻:隐世古武家族,东郊欧阳家,庞然大物…… 难道那面具人是欧阳家的子弟吗? 展升吓出了一身冷汗,当即掉转车头跑了。 其后,展升心里像住着一只老鼠一般,胆颤心惊过了两个多星期不安宁的日子。 当意识到自己没被对方发现后,展升心里又开始捣鼓起鬼名堂来,想着一定要想办法跟那面具人攀上点关系,若真是攀上了,那自己以后就是欧阳家的朋友啊,谁敢不给几分面子…… 想得倒是挺美的,但却是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对方,更不用谈攀关系了。 最后,他心生一计,找上了那个专门伺候这面具人的女服务员,让女服员带一句话,说的是有一场拳赛想请那面具人出场,出场费一百万。 还真奏效了,如展升所愿,见到了对方,简单几句话就谈成了生意。 自那以后,展飞陆陆续续和对方做了三四次交易,每次出场费都不低,至少都在一百万以上。 当然,展升从中赚到的钱更多。 此刻,这包厢内,一个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段影像。 他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长相眉清目秀,白白净净的,很是俊秀,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帅哥。 但看久了的话,会感觉到他的眼神和气质有些阴柔,或者说,有些男不男,女不女的味道。 他就是展升口中的公子爷,也就是那个神秘的面具高手,姓欧阳,名复,欧阳复。 他此刻看的影像,正是刚才叶凡和77号对打的那一场,实际上片段并不长,双方的交手环节也并不多,但他已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了。 终于,他按下暂停键,问欧阳冬道:“你怎么看?” 欧阳冬沉声应道:“从两次交手过程来看,这199号早就判断出了77号的拳路,所以两次都很精妙的掐住了时机,所以一击功成。” “嗯,还有吗?” “没有了,还请复少爷赐教。” 欧阳复微微沉吟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77号用的招式是翻子拳,主要以短打为主,拳法紧凑密集,出手脆快,但这拳法要实展开来才能体现出他连环炮打的威力,很显然,这一场中,77号根本就没有机会打出连环拳。” “这199号用的应该是八极拳,以震步闯入贴身,出拳刚脆暴烈,猛起硬落,最适合在抓住对方空档时暴击。这199还是有两下子。” “那少爷……” “拿下战权吧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陪他玩一玩。”欧阳复阴柔浅笑道。 “是,那我这就去办。” “嗯,去吧。” “少爷,那个送钱的又来了,要见他吗?” “他应该就是来让我收拾这199的,你答应就是。” “好的。” 展升满脸雀跃的往18号包厢跑,到包厢门口时,才收敛起笑容,明显是怕孙翼看出端倪。 进包厢后,他开门见山问孙翼道:“孙老板,这一场你准备赌多少?” “你想赌多少?”孙翼反问道。 “呵,孙老板很有信心啊,我若是想赌两千万,难道孙老板也敢玩?” “那还不如更干脆点,你账户上有多少钱,我们就赌多少钱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