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1章 司空家的危机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111章 司空家的危机

一旦有亲密接触了,关系自然会发生不一样的变化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比如此刻,司空莲露看叶凡的眼神,就多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温柔。 再比如,她本来没准备带叶凡去珍稀药材区,但现在,改变主意了。 “走吧,我带你进去,但千万记着,不要大声说话,脚步越轻越好,也绝不能在里面抽烟。”司空莲露叮嘱道。 “嗯。”叶凡点了点头。 随即,她领着叶凡往里走,过了两道哨卡以后,进入到了一处近似乎峡谷的山窝里。 从峡谷的环境来看,完全是原生态的,除了几处人工搭建的木棚以外,再无其它人工建设的痕迹。 叶凡也清晰感觉到,整个峡谷内飘荡着大自然的芳草香,只要细心感受,可感觉到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氤氲气息。 好地方啊,无疑是司空家药山药田中最重的宝地,也是这一片中,最适合修炼的地方。 确实如此,往常只有通过司空家主和司空明的特许批准,才能进入峡谷,一般的家族子弟或客僚,都很难有机会踏进这里。 不是小气不让大伙来这里修炼,而是因为,修炼者修炼时,会吸纳大自然中的灵气,但同时,会排斥出体内的浊气,如果都集中在这里修炼,那会破坏了环境的平衡,所以,才严格控制。 司空莲露在前,叶凡在后,两人轻手轻脚的向峡谷的正中心走去。 走了十来分钟后,到了一处水坑边,水坑不大,约一张床大小,水质清澈无比,水坑中心堆集着一些光滑的大卵石。 在这些大卵石间,似乎有一处泉眼,正不断的往外翻着水花,估摸着水又从哪里浸走了,所以水坑里的水并不多。 叶凡立即感受到了,此处气息最为特别,甚至身体内的元气都受到它的滋润了,隐隐活跃起来。 叶凡心中惊讶,看向司空莲露。 司空小声说道:“这里是整个峡谷中灵气最郁闷的地方,这泉眼一年四季往水冒着泉水,我们称它为不老泉,你以后可以坐在这里修炼,但不要在泉水中洗手洗脸,反正不要动这里的任何东西,明白吗?” “明白。”叶凡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那今晚可以吗?” “可以。” 司空莲露随即腕上取下一块玉坠,递给叶凡: “这玉坠是司空家家主的信物,你可以凭它进出这里,回头我会和叔叔说一声的。” “那,你叔叔若是问你,我是你什么人,你怎么回答?”叶凡笑问道。 司空莲露横眼看着他:“我就说,你卖身给我了,你可要配合我哦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一阵无语啊,不由得盯住司空莲露已经微肿的红润嘴唇…… 司空莲露眼角连跳,心知这货的心思,体内瞬间又涌起股股让身心都悸颤的电流,竟还有些难以启齿的渴望…… 司空莲露不禁为自己的反应脸红,果真不能被撩拨啊,身心一旦妥协,或者说,一旦食髓知味,身体内久被压抑的情感,立即山满爆发般翻涌。 她可不敢在这里乱来,忙压下心中的悸动,问道:“你准备今晚就呆在这里吗?” “嗯,先试一试。” “不回去吗,我还准备今晚陪你呢。”司空莲露小声说道。 今晚陪我吗? 叶凡愣了一下,随即问道:“真的吗?” “咯咯咯,当然是假的,逗你玩呢。” 司空莲露看着叶凡郁闷的样子,不禁笑得娇躯直颤,仿如明媚少女一般。 随后,司空莲露离开了。 介于司空莲露的交待,叶凡不敢到处乱跑,老实呆在了泉边,盘腿静坐,开始凝神修炼。 进入状态以后,立即感觉到了不一样,仿佛整个身体都融入在暖阳中一般,又仿佛整个人都融入在清鲜的水气云雾,无比舒泰,舒泰得毛细血孔都在呼吸。 这与在外面世界修炼时完全不同,所以,叶凡是第一次体验这种非凡的感觉,暗暗惊诧的同时,也暗暗心喜不已。 也真心体会到了,那些大宗门和大家族为什么要隐居于世外或峻岭深林中,就是为了在灵境中粹炼和快速提升。 看来,若想提升红旗盟和蓝旗盟的整体实力,若想把七星世家重新带回巅峰,务必找到上佳的灵境,越早找到,越早受益。 整整一晚,叶凡都坐在了泉水边,有如老僧入定一般,无扰无忧,忘我忘外。 司空莲露本是准备清早走的,但因为药田的一些事,没有走成。 而就在清早,闽家家主闽思竹收到了一道特别的信息,即:司空明带着人到了僳僳族的族地。 前面有说过,司空明是司空莲露的叔叔,他带着儿子司空轩等人外出采药了,他们去的就是僳僳族。 僳僳族,西南边境上的少数民族之一。 像陇西这一带,有很多部落居住在崇山峻岭中,他们世代与丛林打交道,正宗的山林原住民,因此,极擅长丛林狩猎。 毫不夸张的说,僳僳族的族民,不论男女老少,在狩猎方面,都有两把刷子,且不乏狩猎高手。 同时,他们在采药和植药方面,也是个中高手,虽然规模化种植方面不及陇西三大家族,但在寻找珍稀药材方面的经验,较三大家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正因为这点,三大家一直想与僳僳族的部落结盟,或者说,想直接收入旗下。 但僳僳族的部落历来居住在山中,不相信山外的人,所以,向来拒绝合作和融入。 这些年里,司空家一直在与其中一个部落沟通,几年的来往和思想工作之下,对方的态度有所松动了。 这消息被闽家得知了,于是,闽家开始插手,意图把对方抢先一步纳入囊中,倒是有所成效,成功说动了部落中的一系,达成了合作意向。 但这一系并不是部落的掌权者,所以,就算有合作意向,也不能拍板做主。 而司空家沟通的一系,才是部队的主导者,所以,部落里分化出了两派,一派正与司空家接恰,另一派,则已经暗地里和闽家拧为一股。 现在,闽思竹得到的消息,就是这一派的领头人传给他的。 闽思竹获知消息后,来回在屋内徘徊了一阵,脑海中生出一条把司空家一网打尽的毒计,眼中立即冒起残忍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