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3章 赤果果的威胁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093章 赤果果的威胁

叶凡夹着司空雨姝走过庭院,还没踏进大厅门时,已看到厅内的霍山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是的,霍山,这货跑到司空家来找麻烦了,而且,叫上了她姐姐:霍怡。 霍怡,二十八、九岁,已嫁过二次,但都是嫁过去没多久,丈夫便死了。 所以,陇西人私下里都说霍怡是克夫命,加上霍怡性格狠辣,便有了“黑寡妇”之称。 霍山本来正在向司空莲露告状,见到叶凡后,立即指着叶凡道:“就是小兔崽子踢伤了我家护卫。” 司空莲露没有回应他,因为正在发愣中,就是感慨叶凡夹女儿的架式,当真是……开了眼界啊。 此刻,她正在怀疑:自己是不是请了一个小祖宗回来? 叶凡也没搭理霍山,而是问腋下的司空雨姝道:“要不要放你下来?” “废话,这还用说吗,快点。” “放开你后,你会规矩吗?” “你搞清楚点,这里是我家。” “啪。” 叶凡赏了她屁股一巴掌,提醒道:“按题回答问题。” 司空莲露双眼瞪圆了,竟然打她女儿屁股,真心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……真心请了个祖宗啊。 霍山同样瞪圆了眼睛,随即脸色一片漆黑,破口骂道:“混账东西,快放开雨姝。” 说完,往前踏出一步,欲动手,但叶凡冷眼看向他时,霍山立即顿住,不敢再上前,主要是见识过叶凡的身手,心知自己不是叶凡对手,真上前的话,绝对是找打。 他扭头招呼她姐道:“姐,你帮这收拾一下这混账东西,让他好好长长记性。” 霍怡盯着叶凡,目光冷冽,虽没有说话,但神色中透出几分慑人的厉气。 肯定不是个简单的女人。 司空莲露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,干咳了一声,说道: “霍山,我这个当娘的还没吭声,你急什么?” “……” 霍山噎住,本来就是这样,司空莲露都没说话,轮得到他来叫嚷吗,难道真当司空雨姝是他老婆,呵,笑话! 叶凡看向司空莲露,咧嘴一笑,没心没肺,惹得司空莲露真想白叶凡一眼。 最郁闷的莫过于司空雨姝,微不可闻的嘀咕了一句:“这么快就被这混蛋勾走心了,你是我后妈吧。” 哈哈哈! 叶凡耳尖,听到了她的话,差点笑岔气,抖了抖司空雨姝: “回答,别装哑巴。” “算你狠,我认栽,放我下来吧,我不会乱来的。” “这可是你说的,如果乱来,怎么办?” “脱下裤子让你打屁股,这总可以了吧。”司空雨姝愤恨回应。 叶凡满意的点了点头,放下了司空雨姝。 司空雨姝整了整衣服,突然一脚踢向叶凡裆间。 叶凡下意识的闪开,而司空雨姝半途收脚,挠着脚面道:“脚痒而已,没吓着你吧。” “……” 无语啊! 要让司空雨姝服服贴贴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叶凡没有搭理她,看向司空莲露,问道:“有事吗,没事我就走了。” 完全把霍山当空气一般。 司空莲露微一沉吟,回应道:“没事,走吧。” “嗯。” 叶凡转身,朝门口走去。 而这在这时,霍怡一抖手臂,一条软鞭从袖中滑出来,落到她手上后,立即一鞭抽向叶凡的后背。 二话不说就动手,没有人料到她会这样做。 “小心!”司空莲露立即叫道。 不用她提醒,叶凡也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疾烈破空声,当即脚下一踏,身形横飘出三米来远。 “啪”的一声,软鞭抽在地上,竟是把两块瓷砖都抽裂了,好猛的劲道。 叶凡已转身,看到了裂开的瓷砖,心中暗惊,有些没料到这女人的身手竟然如此深厚。 但不管有多深厚,竟然背后偷袭他,那就得还回去。 他目光锁死霍怡,抬脚朝她走去。 司空莲露连忙几步走近,挡在叶凡身前,沉声说道: “别乱来,你先走吧,我来处理。” 叶凡目光仍盯着霍怡,生冷问道:“这八婆是谁?” “……” 在陇西市里,敢当着霍怡的面骂她八婆的人,真找不出几个。 司空莲露僵住,又一次没料到叶凡如此血猛。 司空雨姝同样如此,暗自嘀咕道:这混蛋还真是有个性,确实有点点男人味。 有意思的是,霍怡冷冽笑了笑,自已回答道:“这八婆叫霍怡。” 赫,也是一个有个性的女人啊。 司空莲露有些头痛,想了想,踉着脚尖,凑到叶凡耳边说道: “这次的交易会是霍家主办,你现在若是和这姐弟闹翻了,那你明天未必能进场,先忍一忍吧,等交易会过了再说。” 这倒是说在了点上。 叶凡压下心中火气,下意识的看了司空莲露一眼,结果…… 因为身高的缘故,低头一看,司空莲露领口里的风光全数落入眼中,一片雪白,紫色内=衣紧紧包裹着一对挺拔的峰峦,峰峦间拥拥出一道让人掉鼻血的幽深沟壑…… 真心是美好河山啊! 叶凡心中一突,怪异笑了笑,小声在司空莲露耳边说道:“我又看到了。” 又看到了? 司空莲露微微愣了一下,再一看叶凡的目光,好家伙……看哪里呢!? 她脸上立即飘上两朵红霞,真恨不得狠狠敲叶凡脑袋一下,这种场合下,这么多人在这里,他竟然还有心思关注这个,而且,还大咧说出来…… 但不可否认的是,叶凡这话刺激得司空莲露身体内涌起一股热流,甚至莫名的涌起一股异样的兴奋,难道是大庭公众之下挑逗带来的异样刺激吗,咳咳,不排除有这种因素。 司空莲露强形镇住心绪,“严肃”道:“你去后院等我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 “嗯。” 叶凡看了霍怡一眼,离开了厅堂。 等叶凡走后,司空莲露看向霍怡,冷着脸道:“霍小姐,这里是司空家,你当着我的面这样做,是不是把我司空莲露当摆设了?” “司空夫人,你这是要护着他吗?”霍怡不答反问。 “他是我司空家的客僚,难道不应该吗?” “应该,但他打伤了我霍家的人,我找他麻烦,难道不应该吗?” 同样一句“难道不应该”回复司空莲露,足以看出霍怡不是好打交道的角色。 而这话,问得司空莲露不知该如何回答。 霍怡冷冽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就一个客僚而已,司空夫人难道还要为了他和我较真,说句司空夫人不爱听的话,你们司空家现在风雨飘摇,不说远的,就是闽家都够你们应付的,而闽家一直想和我们霍家结盟,若你司空家还和我们闹翻了,那就是逼着我们和闽家结盟了,如果真到了这一步,我很好奇,你司空家还能在陇西呆多久。” 裸的威胁!

下一篇   第1094章 要变天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