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4章 心中的男人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084章 心中的男人

“答案就是,你心中有一个完美的男人模型,他刻在你心里,没达到这种标准的,你会潜意识的排斥和抵触,所以,关于“至今还没有男人上过你的床”的说法……是真的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”叶凡说道。 司空莲露眼角连跳了好几下,两眼直直的望着叶凡,真搞不懂这家伙是怎么分析出来的。 确实是叶凡所说的一样,因司空莲露心中有一个影子,所以,一直没有男人走进她心里。 好一会儿后,司空莲露无奈苦笑道:“好吧,既然你都已经猜出来了,那就回答你吧,你猜中了。” “我很好奇,这个男人是谁,只是你想像出来的男人模型,还是实际存在的?” “……实际存在的。” “你父亲吗?还是你的初恋?”叶凡满脸八卦的兴奋劲。 “问这么多干吗,这是我的私事,不要再问了。”司空莲故意装着凶狠说道 “都说到这份上了,干吗还藏着掖着,还不如说出来,心里说不定会畅快一些。”叶凡无耻劝诱。 “少来这一套,人小鬼大,再说下去,都要被你掏空了。” “行,不说就不说,你不以真心待我,那我也没必要真心待你,特别是你等会要和我说的事,不要指望我会答应。”叶凡挑着眉头说道。 “……” 司空莲露僵住,突然发现,眼前这家伙无耻且狡猾得让人措手及啊。 “你就这么确定我有事要和你说吗?”司空莲露问道。 “当然确定,而且,我还知道,你在我的身上,看到你心中那个男人的影子。” 说到这,叶凡忽然伸手扭住司空莲露柔若无骨的圆润下巴,邪性笑道:“司空夫人,可不要以为你是司空家的家主,我就不敢吃你,另外,不要把我当他,哥不喜欢当替代品,这样会让我发毛,而哥发毛的时候,连自己都怕。” 哈哈,这无耻的货色,十足的流氓模样! 而司空莲露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碰触,也是第一次被这样“挑衅”,心中不禁突突乱跳,同时,又莫名想笑。 更让她心悸的是,叶凡的眼神邪性且深遂,有如一个漩涡,卷得她慌乱和心颤。 虽然心慌意乱,但好强心又作祟了,于是,她仰着下巴道:“好啊,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胆子,看你敢不敢动我。” 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 叶凡咧嘴一笑,捏着司空莲露的右手往下一探,抓住了司空莲露的右手,轻轻一带,措不及防的司空莲露立即被叶凡拉起。 叶凡轻轻一摆手,司空莲露立即旋转了一圈,接着,整个人落进了叶凡怀里。 准确的说是,司空莲露坐到了叶凡大腿上。 竟然真敢动手,始料不及啊! 依司空莲露的身手,刚才完全可以抗拒,但鬼使神差的,她竟是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者。 此时,臀部落在叶凡大腿上的那一刹那,司空莲露身子猛的一颤,接着又颤了一波。 叶凡顺手环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,果断把她拉近,坏笑道: “现在知道我敢不敢了吧。” “……” 司空莲露一阵心颤,下意识的想起身,但叶凡抱着她腰肢,她哪站得起来。 “叶凡,你是不是欠收拾了,快放开。” 司空莲露本是想厉喝,但话到嘴边,硬是喝不出来,完全变成了慌乱。 “是你想看看我敢不敢的,我就让你看了,这可怪不得我。”叶凡不羞不臊说道。 “哼,那你继续啊,继续让我看啊。” “收到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把司空莲露香肩往后一扳,司空莲露身子往后一倒,整个横躺在叶凡怀里。 她仰视着叶凡,心中已经有些崩溃了,但硬是硬着心坚持着,她不信叶凡敢动她,可惜啊,马上就崩溃了。 叶凡低头望着她,满脸司空莲露不敢直视的邪性笑容。 他半眯着眼睛,缓缓说道:“我听兄弟说,御姐和推姨别有一番风味,今天,我就在你身上试试,嘿,你皮肤怎么这么水嫩,简直没有天理。” “……” 下一秒,叶凡忽然噘起猪哥嘴,鼓着眼睛,朝司空莲露的嘴唇凑过来。 这架式摆明了是要啃司空莲露的粉唇了。 司空莲露小心脏都快蹦出了喉咙口,终于扛不住了,捂住嘴巴的同时,说道: “你赢了,算你狠。” “关键时候别打岔。” “我说还不行吗。” “真的吗,我可没逼你。”叶凡顿住动作。 司空莲露狠狠白了叶凡一眼,闷声道:“我知道,你没有逼我,是我自愿说的。” “嗯,其实,我更希望你不说的,我真有啃你一口的冲动。” “……” 司空莲露身心一颤,身体内涌起了一股电流,电得她身体有些酥麻,电得她有些害怕。 她连忙蹭身坐起,想要起身离开叶凡怀抱,但叶凡没有放手。 “难道还要抱着?”她回头问道。 “嗯,女人善变,翻脸比翻书还快,等你说完,我再放手。” 司空莲露好气又好笑,顺手在叶凡腿上狠狠拧了一下,笑骂道:“分明是想吃我豆腐。” “嗯,是的。” “……” 又是一种无语啊。 好吧,认了,早说完早解脱! 司空莲露正了正心绪,轻声说道: “我其实并不认识他,十七岁那年,我和父亲带着一批珍贵药材从药田回来,中途遭到了一群蒙面人的袭击,对手实力强悍,随队护卫全死在他们手上,我父亲也身受重伤。 我和父亲命悬一线的时候,一道白影疾速奔来,就是他,差不多三十岁的样子,仿如天神下凡,一人一剑独战蒙面人,傲气冲天,杀气凛然,虽然被蒙面人伤到几处,但依然气势如虹,无畏无惧,最后,那几个蒙面人被他杀得丢盔弃甲,狼狈逃了。 而那画面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中,至今都无法忘记,也就是那一刻起,我暗暗发誓,我要嫁的男人,必定要可以和他媲美,可惜这么多年,见到男人无数,却从没有一个男人能盖过他的气势和风姿。” 原来如此! 叶凡恍然,不禁问道:“你不知道他是谁吗?那干吗不是找他。” “知道,他杀退蒙面人以后,什么都没说就走,我父亲连忙追上去道谢,得知了他是青火宗的人。” 青火宗吗? 叶凡听过,正是西南边境上的星标大宗门,同天岚宗一样,占据着四大灵境之一。 “就知道他是青火宗的吗,不知道他名字吗?” “知道,肖-破-军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当场怔住,北万手,南千佛,南千佛就叫肖破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