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3章 有没有想法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083章 有没有想法

司空雨姝眼见露陷了,立即看向母亲,果真,脸色很不好看,已在爆发边缘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司空雨姝立即说道:“妈,我知道了,不用你说了,我自己出去,不吵你们了,好了,你可松手了。” 叶凡忍着笑,松开了她的手脚,司空雨姝立马站起身来,二话不说出了门。 哈哈,很识时务啊。 司空莲露头痛似的搓了搓额头,无奈苦笑道:“叶兄弟,你多担待一点,不要和她一般计较。” “没事。” 晚饭终于进入了正常节奏。 差不多七点半左右,几人才散席。 司空莲露留下了叶凡,随后,带着叶凡到了她住处的后花园。 花园内的花草很多,不少枝头有花朵绽放,空气着飘荡着清淡的花香,而在东南角,有假山、木亭,以及流水环绕流淌,颇有意境。 司空莲露带着叶凡到了木亭中,两人在茶几旁的围椅中坐下。 叶凡看着司空莲露,揣摩着她带自己来这里的用意,估计是有事要和自己说吧。 而看着司空的莲露的时候,又不由得暗赞这女人的韵味,如此刻,喝了酒的她,脸颊红晕,眼角眉梢飘染着花儿盛开般的娇艳,很迷人,也十分诱人! 不得不说,司空莲露真是娇媚入骨,或者说,丰满成熟得让人不由自主的生起旖念。 这种美,可以说是最原始的诱惑,像一味毒药,又像一针兴奋剂。 司空莲露自然知道叶凡在看她,嫣然一笑,问道:“好看吗?” “嗯。”叶凡如实回应道。 “你该不会有想法吧?” “……” 叶凡有些汗颜啊。 而司空莲露盯着叶凡,眼神扑塑迷离,嘴角微微翘起,似笑非笑,隐约流露出几分要命的诱惑,也流露出几分捉狭的味道。 只可惜,叶凡的回答让她也有些汗颜了。 “嗯,是有点想法。” “……” 司空莲露以为叶凡会否认,哪知道叶凡回答得如此直接,还真是……坦荡啊! 这让她脸色又红了一分,而且,心中莫名的闪过一抹慌乱,甚至,她有些害怕和叶凡继续聊这个话题。 但好强心又让她不愿退缩,或者说,不愿在叶凡面前落了下风。 所以,她心一横,进一步问道:“什么想法,难道想吃掉我?” 乖乖,好犀利和敏感的问题啊。 司空莲露说出嘴以后,小心脏立即像小鹿般上蹦下跳,完全乱了节奏…… 她既有些想听到答案,又有些怕听到答案。 说实在的,她自己都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是因为看到了叶凡那完美的身材比例吗?还是因为叶凡身上那些充满野性的伤痕? 或者是,因为叶凡邪性深遂的眼神吗? 亦或是,因为叶凡脸色间那缕若有若无的坏痞和顽浮吗? 如实而言,确实是以上因素让司空莲露心境乱了。 从另一方面来说,是因为她的阅历和对男人的认知,让她轻而易举的看到了叶凡身上独特的男人味道,就如一个老木匠可以轻松的看出哪是一块好木。 而年轻的女人,没有这种眼光,哪怕是蓝蕊和沈韵,也难以慧眼识珠,而只能通过接触和交往去了解叶凡。 回到现场。 面对司空莲露这个敏感的问题,叶凡没心没肺笑道:“被你猜中了,确实有吃掉你的想法。” 司空莲露心中猛的一咯噔,脸蛋又红了一分,人也溃败了,连忙躲开眼神,坐也不是,走也不是,只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方喘喘气,静静心。 叶凡这货丝毫没有不自在,反而探着身子,凑近一些,小声打听道:“司空夫人,我听说,那个……至今还没有男人上过你的床,是真的吗?” 噗噗,无耻啊! 司空莲露脸色一僵,狠狠瞪了叶凡一眼:“无可奉告。” “不公平,我刚都把我的真实想法都告诉你了,你好歹透露一点。” “……” 还可以这样交易吗? 司空莲露忍住笑,反问道:“干吗问这个?” “就是想确定一下,到底哪种传言是真的?” “什么传言?说我水性扬花吗,或是,至今还没有男人上过我的床吗?”司空莲露直接说了出来。 叶凡点了点头。 司空莲露仍是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确定这个?” “确定了以后,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性格了,我则好拿捏好自己的态度。” 司空莲露想了想,娇媚一笑,问道:“如果我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,那你还会想吃掉我吗?” “会,最原始的冲动,把自己当禽==兽就行了。” “噗!” 司空莲露忍不住拍了叶凡额头一下,笑骂道:“你还真是够无耻的。” “不是我无耻,而是,只要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,都会有吃掉你的想法,只是有些压着这想法,有些克制这想法,有些藏着这想法,我是属于把想法如实说出来而已。” 司空莲露很满意这回答,因为事实本来就是如此。 接着,她很感兴趣的问道:“如果至今还没有男人上过我的床,那你还会吃掉我吗?” “这个……会慎重。” “为什么会慎重?” “既然没有男人没有上过你的床,那无非是两个方面的原因,一是,因为某些特殊原因,你本身抗拒男人。 二是,你的心中早就有一个理想的完美男人,没达到条件的男人,你宁愿守身如玉,也不会把自己身体随意给别的男人。 不管是这两种原因中的那一种,都带着极重的感情在其中,一旦我吃了你,那你以后肯定就会死心塌地的认我了,而我未必能给你想要的幸福,没必要我快活了一阵,而让你痛苦余生。” 司空莲露心中一震,深藏在心里的某个地方被狠狠的扎了一下。 她压住心中的波动,尽量平静问道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是这样,那你觉得我是哪一种。” 叶凡看着她,忽然望着亭顶叹了一口气:“哎,我已经知道答案了。” “……什么答案?” 司空莲露眼神闪烁,眼神中涌起慌乱,只因为,有些秘密只藏在她心底,她害怕被人知晓或拿捏,特别是被眼前的叶凡拿捏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