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2章 刁蛮司空雨姝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082章 刁蛮司空雨姝

没有人料到会是这种结局,一个对叶凡,败了,两个对叶凡,也败了! 这可不是司空雨姝想要的结果,她黑着脸,满脸不乐意的盯着叶凡,好似乎叶凡作弊了一般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而司空莲露眼露异彩,心中莫名的涌起一阵兴奋和悸动! 叶凡要么不动手,要么就把麻烦一口气全切掉,所以,他看向了蒋伟国兄弟,说道: “两位,有兴趣来玩一玩吗?” “……” 蒋氏兄弟脸色当即僵住。 两人早就有预感叶凡会找上他们,但又希望叶凡能适可而止,不要挑衅他们,可叶凡完全不吃这一套啊。 想先前还把他当作一个绣花枕头,结果,凌厉得让人措而不及。 两人正头痛着要不要上场时,田园开口说道: “没必要切磋了,以叶兄弟的身手,完全有资格当上等客僚,我想,大伙都不会意见。” 这无疑是替蒋氏兄弟挡了一下。 蒋氏兄弟松了一口气,可不等两人喘口气时,司空雨姝却叫道: “田爷爷,两位蒋伯伯已经准备上场了,那就让他们上吧。” “……” 蒋氏兄弟额头冒起三根黑线,真不知司空雨姝从哪里看出他俩准备上场了。 当然,两人不是笨蛋,知道司空雨姝是想收拾叶凡,所以,才捣蛋折腾。 现在,如何是好? 所幸司空莲露说话了,冷喝道:“雨姝,不要胡闹,大伙都是一家人,当以和为贵,你不要在中间捣乱,老实给我坐下。” 司空雨姝嘴巴碎念了几句,不知在念些什么,但没有再闹腾了,满脸怨色坐到了桌边。 叶凡几人也坐回桌边。 司空莲露说道:“正如田老刚才所说的一样,叶兄弟的身手,大伙刚都见识过了,用“惊艳”两字来形容,丝毫不为过,他能加入司空家,是司空家的幸事,望大伙以后凝为一心,多沟通,多体谅,多学习,共同创造出一片美好的未来。” 说完以后,她示意旁边伺候的佣人给桌上的几位倒酒,等倒好酒时,她端起酒杯,起身道: “这第一杯,我敬大家,既是欢迎叶兄弟的加入,也是感谢各位对司空家的照顾,来,我干了,大伙随意。” 众人齐齐端杯相碰。 司空莲露一抑脖子,一口喝尽了杯中白酒。 虽然是小酒杯,但这气势不赖。 这倒是让叶凡有些刮目相看,俗话说:酒品如人品,虽然不能一概而论,但一个女人能喝的如此痛快,说明司空莲露气度不小,甚至可以说,颇有男子气概。 想到这点,叶凡想起那些关于司空莲露的传言,莫非司空莲露是个女汉子性格?也像男人一般,有三宫六院的想法吗? 咳咳! 有意思的是,叶凡随即看到,坐他旁边的司空雨姝,竟然也一口喝干了杯中白酒,而且,正舔着粉嫩的嘴唇,一脸意犹未尽的神色。 这样子无疑有几分可爱,只是,司空雨姝看到叶凡在看她时,立即眉头挑起,凶狠瞪道: “看什么看,再看我挖了你眼珠子。” 赫,横啊。 司空莲露立即喝斥:“雨姝,怎么说话的,是不是非要我发脾气,你才能老实点。” “妈,他眼冒绿光的看着我舌头,肯定是想入非非了,我当然要抗议。” “……” 众人一阵无语,都知道司空雨姝的刁蛮,所以,不能把她的话当真。 可是,叶凡坏笑道:“你自己舔着舌头,难道还不许我想入非非吗?” “……” 咳咳! 大伙一愣,随即低下头,忍住不笑出声。 司空雨姝满脸黑线,一拍桌子站起来,两手叉着腰,怒道: “你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蛋,有本事就和我单挑,我非要揍得你分不清东南西北。” 她母亲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直接对四周伺候的佣人吩咐道:“你们几个,把她给我拖回去……” 话还没说完,司空雨姝已经坐回到椅子上,身板挺直,规规矩矩,犹如课堂上最听话的学生。 “妈,我不胡闹了,我闭嘴,这总行了吧。”司空雨姝认真说道。 司空莲露望着女儿,真心有些头痛啊,实际上,司空雨姝的刁蛮性格全是她“培养”出来的,她本着女儿以后不能吃亏的想法,从小就有意培养司空雨姝的独立和要强,只是结果丰满了些。 现在,她女儿不止是独立和要强,而且蛮横和刁蛮,哪还用担心她被欺负,反要担心她欺负别人…… 司空雨姝安静了,场面和谐了几分。 几人吃着饭菜,喝着酒,闲聊着,多半是他们在说,叶凡听。 如此几分钟后,司空雨姝见母亲没注意她时,果断在桌子下踢了叶凡一脚,然后,两脚勾在凳子下,表面上装作喝汤的样子。 好家伙,玩这一手。 叶凡淡淡看了她一眼,等着她继续犯罪。 果真,两分钟后,司空雨姝又是一脚踢过来。 叶凡早就留意着,两脚一闪,右脚尖勾在司空雨姝的脚踝上,利落挑起,右手在桌子下一抄,锁住了司空雨姝的脚踝。 如此一来,司空雨姝的右脚落进了叶凡手中。 司空雨姝嘴角一抽,抬头望着叶凡,鼓着眼睛,小声喝道: “放开!” “皮肤挺光滑的。” “……” 因司空雨姝踢过来的时候,裤腿耸起了,所以,叶凡确实是抓在她皮肤上,也确实挺光滑,而且骨架小,所以肉肉的,有如羊指,就像叶凡曾握过的司空莲露的手一样。 司空雨姝怒了,抓起筷子向叶凡扎来。 叶凡顺手一摘,轻易抓住了她的手腕,这下好了,手脚都被叶凡控制住。 这动静立即引得其他人看过来。 司空雨姝想也没想,恶人先告状:“妈,这混蛋占我便宜,他调戏我。” “明明是你调戏我。” 说完,叶凡手一抬,提起司空雨姝的左脚,邪笑道:“而且,人脏俱获。” “放屁,就你这不及格的长相,我会调戏你吗,呸,放开。”司空雨姝冒火叫道。 “放开可以,那你还踢不踢我。” “我就要踢,你管得着吗,你这……” 说到这,忽然惊醒,貌似上当了,该死的,这混蛋坑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