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6章 典型的差评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056章 典型的差评

叶凡回到别墅时,已经快零点了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许雯雯和顾晓晓都没有睡,貌似在等他。 确实是在等叶凡,两人先前都看出了叶凡有事,难免挂念。 当然,两人挂念的程度不同,心情也不同,比如顾晓晓,只是觉得叶凡帮了她,不希望他出事而已,并没有男女之类的感情。 许雯雯才是惦记着这货,先不说其他,至少被这货抱过,吻过,咳咳,还不止一次…… 最重要的是,叶凡已经住进她心里了,只是她不愿意表露出来,等着叶凡再攀高一层楼,却不知,就在今天晚上,叶凡横扫了整个蓝旗盟,至少在燕京,已经是一方巨霸了。 此时,许雯雯见到叶凡回来以后,心中的担心终于放下了。 她迎上来,把叶凡浑身上下看了一遍,发现没有哪地方受伤时,不禁迷人一笑,踮起脚尖,两手捏着叶凡脸颊,表扬道: “表现不错,真乖!” “雯姐,不是吻吗?” “想得美,今天已经吻过了。” “那我透支明天的。” “咯咯咯咯。” 许雯雯笑得花枝乱颤,眼见叶凡噘着猪哥嘴凑上来时,立即跑开,顺便抓住要回房的顾晓晓,叫道: “叶凡,你不是要晓晓给你按摩吗,可别让她跑了。” “……” 顾晓晓脸皮一抽,恨不得脱下鞋子塞进许雯雯的嘴里。 不提这事,叶凡真忘了,刚好,折腾一下顾晓晓,免得她以后一副不待见的样子。 叶凡立即挑着眉头道:“顾晓晓,乖乖在我房里等着,等我洗完澡后,给我按摩按摩。” “……” 顾晓晓心中万马奔腾啊,嫉恶如仇的狠狠瞪了一眼许雯雯和叶凡…… 仅能这样了,谁让她先前输给了叶凡,答应了做叶凡的丫环,不堪回首,且前途一片黑暗啊。 叶凡利落冲了一个澡,大摇大摆出了浴室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床边,满脸紧张的顾晓晓。 此时,顾晓晓眼角和嘴角跳个不停,只因为叶凡拦腰围着一条裕巾,上身,光着脚丫子…… 最刺激顾晓晓的是:她严重怀疑叶凡没穿内=裤。 另外,叶凡胸上和手臂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疤痕,一样刺激得她头皮发麻。 她远没料到叶凡脱去衣服后,身上会有这么多的伤疤,一道一道,长的短的,多的几乎都数不过来了。 这样一幕,任谁看到,都会身心发颤,都会情不自禁的想:这些伤是怎么弄来的?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? 叶凡心知她在看自己的伤痕,嘀咕了一句:“大惊小怪。” 然后,往床上一跳,趴到床上,吆喝道:“别发愣了,赶紧来给我按摩,全身上下都按一遍。” “……” 顾晓晓想转身就跑。 但叶凡适时说道:“你可不要跑,不然,我捉回来,捆个结实,让你给你暖被窝。” 顾晓晓立即取消了逃跑的冲动。 她忍着不适走过去,屁股粘着床边坐了一点点,声音发紧问道:“我先问清楚,你有没有穿……那个?” “哪个啊?” 叶凡转过身来,撑着脑袋,邪笑望着她。 “明知故问。” “哦,你是说内=裤吗?看看不就知道了,看好了。” 叶凡抓着浴巾一掀。 “啊!” 顾晓晓一声惊叫,忙转过身。 “哈哈哈哈。” 叶凡笑歪了嘴,坏痞道:“连这都不敢看吗,那你以后怎么演床戏?” “不演不行吗?赶紧围上。你到底要不要按摩,再乱来,我走了。”顾晓晓恼火回应。 “当然要。” 叶凡没再折腾,围上浴巾,转身趴好。 顾晓晓小心翼翼回头看了一眼,见叶凡配合了以后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 接下来,她秀美的双手按在叶凡的背上,明显很紧张,明显不适应,特别是按到背上的那些伤疤时,总会忍不住起鸡皮疙瘩。 叶凡安静趴着,一边享受着顾晓晓的伺候,一边想着心事,就是想着雷森和洛水伊会怎么报复,想着那五个暗中跟踪自己的人是谁,想着北斗神殿和父母的事…… 一想起这些,整个心思便陷进去了,完全感觉不到顾晓晓在按摩了。 顾晓晓按了一阵后,心态平静了一些,能适应了。 她看着叶凡背上的疤痕,忍不着问道:“这些疤痕是怎么来的?” 见叶凡没有回应,顾晓晓便重捶了叶凡两下,又重复问了一遍。 这次,叶凡听到了,回答道:“当然是受伤来的,你别问我是怎么受伤的,太多了,一会儿讲不完。” 一会儿讲不完吗? 顾晓晓嘴角隐隐抽了一下,又问道:“你怎么不去做个美容手术,把这些疤痕消除掉?” “干吗要做,做完又会有,那不是闲得没事做吗。” 顾晓晓说不出话来,不知怎么的,叶凡这句话让她有些心痛,她忽然想起了许雯雯之前对她说的那句话:成功不会平古无故的掉进碗里,别看叶凡应付得轻松,但他背后所付出的努力,不是你我能想像的。 她也终于明白许雯雯让她给叶凡按摩的意思了,不是调侃或为难她,而是让她了解叶凡,也是在让她成长…… 顾晓晓神色复杂笑了笑,动作不知不觉中轻柔了,再触碰到那些伤疤时,不会再起鸡皮疙瘩,而是生起一种淡淡的疼惜。 她想起了一句很有名的话,即:在没有理解他人之前,你没权力评价他的人生! …… …… 次日八点多的时候,叶凡出门。 八点五十左右,到了鲁深家。 当他走进大门时,屋内已经有不少人,除了鲁深以外,红旗盟的另四大家主都在,以及秋水。 而蓝旗盟中,家主也全数到齐了,其中包括了喻狐狸。 众人本是在闲聊,见到叶凡时,齐齐站起身来,没有人例外。 哦,不,有一个,是秋水,这女土匪不乐意的站起身来,微不可闻的嘀咕了一声:“真是世道不公,竟然让这混蛋当了老大。最可恨的是,不给我安排个副职,典型的差评。” 这话被她爷爷听到了,立即瞪了她一眼。 叶凡扫了屋内众人一眼,目光锁在了喻狐狸身上。 喻狐狸挤出难看的笑容,讨好道:“叶兄弟,我今天是特意来给你道歉的。” “你先出去,有事你回头和鲁家主说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