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.第110章 腰间的钥匙 - 最强特种兵王

110.第110章 腰间的钥匙

从姜丕公司出来以后,叶凡直接去许雯雯家接沈韵。 见到许雯雯时,她脸上的伤势已经快好了,不过……又是那身装扮,大衬衫,超短裤,两条匀称且肉感十足的美腿…… 叶凡算是弄明白了,这妖精在家的时候,似乎只喜欢这样穿,但是,有些刺激人啊! 哎,只可远观,不可近玩,折磨人啊,眼不见为净吧……艹,不看白不看! 许雯雯和沈韵正在聊着被绑架的事,见到叶凡后,沈韵立即打听后面的情况。 叶凡不知从何说起,也不想沈韵插手这些事,便笼统几句话带了过去。 沈韵和许雯雯都是心思活泛之人,虽然想问,但明白叶凡不想说,所以都没多问。 随后,叶凡说起开店的事: “韵姐,我刚跟工业园区的姜丕聊过,他建议你在工业园区开个酒店,有兴趣吗?” “工业园区?那边不是工厂和单位多吗,流动人口太少了吧。” “要那么多流动人口干吗,只要位置不是很偏僻就行,况且,真正上档次的酒店,许多都是做单位生意的,不仅客源稳定,而且能做出影响力,更有利于长久发展一些。” “这点我赞同。”许雯雯插话道:“韵姐,你别光盯着流动人口了,那是小打小闹,真正要做大的话,得把注意力放在中高档消费者身上。” 顿了顿,许雯雯又说道:“姜丕漂白以后,专攻单位和政府方面的关系,只要他肯牵线,生意绝对不会差。” 许雯雯这话和先前姜丕说的意思差不多,可见许雯雯商业意识很敏锐,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重点。 沈韵略一思索,回应道:“既然你俩都看好,那我明天去工业园区转转,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。” “我刚才坐出租车回来的路上,看到有幢楼整体出租,位置不错,我打电话过去问了一下,租赁价格太高了,我已经跟姜丕说了,让他去问问,韵姐不妨去看一下那个地方,如果觉得可以,就想办法拿下来。” “那现在就去看看吧。” “好啊。” 于是,许雯雯换了一套衣服,三人一起出了门。 到楼下停车位时,许雯雯丢给叶凡一串车钥匙。 叶凡以为许雯雯是让自己开车,可许雯雯又拿出一串车钥匙,按下遥控,钻进了驾驶室里。 这是几个意思!? 叶凡有点发愣。 这时,许雯雯落下车窗,探出头说道:“别发傻了,你的车在后面,上次有25万没给你,这车带手续一起45万,所以,扣除我欠你的25万,你倒欠我20万,小男人,好好努力吧,争取早点把我的钱还了。” 叶凡回头一看,我艹,一辆全新的路虎极光,这是自己的车吗!? 尼玛! 叶凡真有点恍不神来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:一言不合就买辆车玩玩吗? 不过,随即他满脸放光,按下遥控器,钻进自己车里。 感觉就是不一样,忒舒服,仿佛娶了个新媳妇一样。 叶凡扫了一圈车内,在驾驶台看到一张纸条,拿起一看,上面写着一句话:小男人,别得瑟,等你用自己的钱买上一辆战盾凯伯赫的时候,我不介意坐在你旁边去兜兜风,顺便喝点红酒,再上大床,黑丝袜,蕾丝,制服,都不是问题。 叶凡嘴角抽了抽,下意识骂了一句:妖精。 他听说过战盾凯伯赫,款式和安全性都形同装甲车,售价至少在1000万以上,据说国内还只有一台。 大床,黑丝袜,蕾线,制服……大爷的! 想着这些,以及许雯雯穿着这些的样子,叶凡顿时觉得人生是那么的美妙。 “不就是一辆战盾凯伯赫吗,嘿嘿,等着哥收拾你吧,妖精!” 叶凡坏笑了一声,开着车,跟着许雯雯的路虎揽胜出了别墅区。 三人到了叶凡说的那幢楼前,沈韵和许雯雯都很中意,但房主要价200万一年,可以说是贵得有点离谱,难怪一直空置着,也不知房主是怎么想的,或许根本就不缺这点钱吧。 但好消息马上就来了,是姜丕打电话过来了,告诉叶凡:他已经和房主聊过了,房主同意80万一年。 艹,整整降了一倍多。 实际上,按这地段的正常租赁价,应该在100万到120万左右,也就是说,姜丕把价格谈到比正常价还要低,利害啊 沈韵听到这价格,当然高兴,可仍是有些犹豫不决,主要是从没捣鼓过这么大的场面,心里完全没底。 而叶凡和许雯雯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类型,两人三言两语就把沈韵说服了,最终沈韵硬着脖子点了头。 叶凡当即让姜丕跟房主联系,约地点,签合同! 二十分钟后,双方见了面。 房主并没来,是派其秘书来的,十几分钟就把合同敲定。 沈韵当即一次性转了六十万到对方账户。 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,房子租下来了,六十万出去了…… 沈韵仍有些恍惚,感觉像做了场梦一样。 一直到回家的时候,沈韵仍有些不在状态。 但两人回到家就看到了韩果,有意思的是,韩果好像也不在状态。 特别是看叶凡的眼神,那个复杂啊,恨恨的,似乎像暴揍叶凡一顿,但时而又犹豫不决的样子…… 殊不知,韩果此刻正在想着:真的要征服这个混蛋?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吧?不会最后被他整个吃了吧,很有可能啊,但如果真胜利了,哈哈哈哈,牙都要笑掉啊。 叶凡使劲盯着韩果看了一会儿,看不明白韩果的表情,最后懒得多想了。 随即,他叼着一根烟,不断的在韩果面前溜来溜去。 韩果被他晃烦躁了,不客气道:“走远点,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影响心情。” 叶凡不听,仍旧来回溜达。 沈韵从卧室换了衣服出来,看到这一幕,哭笑不得道:“韩果,他是提醒你看他腰间的钥匙,买新车了,正得瑟着呢。” “……” 韩果一阵无语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。 哟,路虎啊,这混蛋哪来的钱,走什么狗-屎运了吗?不应该啊…… …… …… 有的事情则在另一个场所发生着。 如:熊思谟和李强正在大酒店里热情宴请一位来自省城的朋友:方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