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5章 我若出刀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035章 我若出刀

井田秀中行云流水般的攻击,让雷森瞬间意识到了对方的恐怖,立即应招,而这时,叶凡从另一面扑过来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不用怀疑,叶凡对时机的掌控和运用,绝对是妖孽级的存在。 他恰到好处的抓住了时机,一拳轰向雷森脑侧。 两人的攻击,形成了中路和上路的夹击,均是迅勐犀利,直击要害。 雷森虽然修为高过两人,但只有两只手,不可能同时应付两人的攻击,更怕被两人贴身缠打,所以,立即闪身爆退,想要甩开两人的攻击,再抓机会逐个灭掉。 呵,同时面对两个反应超快,且极度擅长刺杀的人,竟然还惦记着灭两人,真心是没睡醒吧。 雷森身形刚动,叶凡和井田秀中立即变招,一左一右,封杀雷森躲闪空间。 虽然两人是第一次联手,但配合配契得像一对老搭档一般,既能保证自己攻击的犀利,又能与对方唿应,形成最恐怖的联击。 瞬间,雷森掉入险境中,左右支招,手忙脚乱,真切感觉到一对手脚完全不够用。 而且,感觉到手脚全被对方拉开,导致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,如同敞开大门任对方来蹂躏。 怎么能这样? 至此,雷森惊醒了,不是他灭两人,而是,两人会把他灭掉。 呵,认清现实了,整个与他原来的想法翻了一个边,很残酷啊! 可惜,醒悟得晚了,若他早点清醒,凭他的实力,完全可以轻松离开,可他不但没有保持警惕,反是不以为然,这无异是脱下裤子让人斩鸟…… 两次联击以后,雷森中招了。 叶凡手中匕首率先扎进其后肩内,沉腕一拉,立即破开一道十来公分长的口子,皮开肉绽,鲜血狂涌。 雷森痛得眉头直跳,回身对付叶凡时,叶凡早已抢先一秒后撤,而就在这个时候,井田秀中的手刀利落噼过雷森大腿。 同样皮开肉绽,且是三道。 两人一前一后打出了伤害值。 这只是开始! 仅过几秒,两人再度在雷森身上开出血口,接着,又是两刀送上。 两分钟不到,雷森胸上已到处是伤口,鲜血染透了前胸、后背、胳膊和大腿。 呵,还想着灭两人吗? 当然不会这样想了。 现在,雷森只想着赶紧逃出生天,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去,他绝对会第一时间离得远远的,再也不做这种会丢命的傻笔事了。 世间没有后悔药吃,挨刀吧。 井田秀中手上指刀一记斜噼,直接削掉了雷森肩头一坨皮肉,已可看到森白肩骨。 同一时间,叶凡一刀在雷森驼背上拉过,又是一道不忍直视的血沟。 雷森满脸恐惧,身上到处是伤口,衣服已被汗血和血水浸透,模样狼狈得有如丧家之犬。 想他吞食“紫霄丹(天武丹)”以后,豪情万丈,觉得这一次燕京之行,肯定会收获满满,哪知现在却在生死线上挣扎。 雷森可不想死,但再这样下去,必死无疑! 必须赶紧破开两人连环刺杀,哪怕丢一条胳膊也在所无措。 雷森能下定这样的决心,完全是因为认清了眼前的形势,知道再耗下去,那就不是丢胳膊,而是丢命。 他一声大喝,全力爆发,迅勐扑向叶凡。 叶凡心知他是想撕开防线,不能让他跑了。 立即走位,避开雷森正面,同时,牵引他的身位,给井田秀中制造机会。 雷森哪位不知,气得牙都快咬碎了。 真心气得发狂,因为叶凡的应对,让雷森空有一身力气,却无处发挥,哪怕受伤,只图搏杀出一条血路,但叶凡狡猾的走位,专挑要命的地方下刀子,死死的卡住了雷森的身形。 艹! 雷森心中万马奔腾,突然扑向井田秀中,直接开启了蛮横模式,完全不管井田秀中手上的指刀。 井田秀中完全可以像叶凡那样走位封杀空间,但他没有。 因为,他只是不想叶凡死在雷森手上,并没有必杀雷森的意念。 他身形微错,避开雷森攻势的同时,指刀直刺雷刺左胸。 机会! 雷森眼光一亮,右手搁挡指刀……完全是把手臂当盾牌用。 手臂立即被划开几道血口,深可见骨。 但雷森借机踏步,与井田秀中错位以后,成功的跳出了被两人前后夹击的危险局面。 叶凡暗叫一声糟了,全力爆发,堪堪咬出雷森身形,手中立即推衍掌式,化拳,轰出。 疾雨来,第一变! “唿!” 拳前冲出一条气龙,直接轰向雷森的后胸。 雷森感觉到了身后扑来的致命危险,连忙脚下一点,凌空飞跃,但仍是中招了。 虽然气龙没能击中要命的后胸,但击在了髋骨上,气龙直接破体而入,打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马蜂窝。 雷森痛得嘴角直抽,却不敢耽误一秒,落地以后,亡命飞奔,极速逃遁,几个转眼即消失在转角处。 雷森跑掉了,停车场剩下了叶凡和井田秀中。 两人隔着五米多对望……刚还联手,现在剑拔弩张。 “说吧,想怎么玩。”叶凡打破沉默,直接说道。 “当然是杀你。” 话音还没落地,井田秀中扑向叶凡,快如猎豹。 叶凡同样扑向对方,速度不会比对方差。 近了! “乒”的一声,指刀与匕首在空中交织,溅起一团火星。 两人错身而过,但随即,又转身扑杀。 瞬间,两人近身战在一起,没什么招式可言,一举一动都是杀技,拼的是速度,拼的是反应弧,拼的是实战经验。 急促的“乒乒”声中,两人不断的交换身位,极短的时间内,一口气对拼了五六个回合。 又一次错位后,两人收住了身形,没有扑向对方。 叶凡憋了眼左右胳膊上的三道皮开血绽的血口,淡笑道:“不错,反应够快。” 而井田秀中看着左右胳膊,同样是三道血口,同样皮开肉绽。 两人似乎呈平分秋色之势……其实不是,在井田秀中的背上,衣服已经裂开了一道口子,若不是他衣中的布包档了叶凡一刀,必定受了重创。 他看着叶凡,咧嘴一笑:“不得不承认,你是我岂今为止,碰到的最可怕的近战对手。” “一样,拿出你的忍者刀吧。” “我若出刀,你必死无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