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.第109章 拔掉他的牙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9.第109章 拔掉他的牙

姜丕丢给叶凡一根烟,自已点上一根,问道:“叶兄弟有没有想过怎么和柴一玩?” 叶凡稍微沉吟了一会儿,嘴角微翘道:“他不是谨小慎微吗,那我就一颗一颗拔掉他的牙,我要让他整天活在恐惧和担扰当中。” “好,我也有这想法,这些年里,他时时刻刻惦记着我,搞得我没睡过一个好觉,该把这份礼还给他了。” “是先动瘸刁,还是赖兴?”叶凡问道。 “从危险性而言,赖兴远比瘸刁危险,但赖兴玩的是阴谋诡计,瘸刁耍的是拳头,所以,在道上人的眼里,更崇拜瘸刁一些。 也就是说,除掉瘸刁的影响力更大,只要把瘸刁拔了,西海市道上绝对会风云色变,那些暗底里对柴一有怨恨的人,都会蠢蠢欲动,到时,柴一将会四面楚歌。” “嗯,那就先从瘸刁下手,他不是号称西海市第一高手吗,我就当着道上所有人的面,把他从第一的宝座踩到臭水沟里。” “叶兄弟,你该不会是想亲自动手吧,瘸刁的身手可不是吹出来的,就我估计,两三个孔虎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 “是吗?” 叶凡淡淡一笑:“西海市无高手,就算有,也绝不会是他。” 姜丕怔住,他清楚记得,前几年,有一个叫方焱的怪物,一个星期内之内横扫整个西海市的地下拳坛,最后丢下一句“西海市无高手”后,索然无味离去…… 今天,竟再一次听到了这句话! 西海市无高手吗!? 该要什么样的底气才能说出这样一句话! 姜丕自上次和叶凡聊过一次以后,已感觉到他深不可测,而此刻,这种感觉又忽然拔高了好几层。 他意味难明笑了笑,感慨道:“叶兄弟这么说,那想必瘸刁已注定要摔下神坛了。” 顿了顿,姜丕又说道:“既然叶兄弟想当着道上所有人的面把瘸刁打下神坛,那有一个方法最直接,最有影响。” “什么方法?”叶凡好奇问道。 “地下黑拳。” “哦?” 姜丕解释道:“道上的人最喜欢打斗拼杀,但现在的法律机器太强大了,没谁敢顶风作浪,而地下黑拳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,它把打斗拼杀的事变成了半合理化,从而成了道上人最信奉的地方。” “比如瘸刁,他之所以在西海市道上有这么大的影响力,一部分是因为他心狠手辣,兼身手好。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是从地下黑拳坛一路打到巅峰的,直至今日,都没有人敢在拳坛上挑战他。” “就是因为这两点,让他成了西海市地下拳坛的一个传奇,也让他成了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。所以,直接在拳坛上毁掉他这个传奇,是最有影响力的。” “嗯,那是直接在地下拳坛向他发起挑战吗?” “不行。” 姜丕摇了摇头:“地下拳坛也有它不成文的规矩,如果想要向黑拳实力榜上前三名的高手发起挑战,必须打过十场黑拳赛,且胜率在70%以上。” 叶凡眉头微皱:“这么麻烦吗?” “没办法,不然,好多想一举成名的脑残都会向前三名发起挑战了,但这也有一个好处,一旦达到了挑战资格,那对方只能应战,不然,会被整个道上的人当作笑话。” “好吧。”叶凡无奈道:“这事你帮我安排吧,等要上场的时候,通知我就可以了,最好是一晚上把十场全打完,我可不想像只猴子一样天天去耍把戏。” “好的,我会安排的,回头通知你。” 敲定这事后,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会儿,无意聊到沈韵的事时,姜丕当即建议道: “如果真准备开酒店宾馆的话,可以在工业园区试试,这边的事业单位和工厂多,客源多,而且,我在工业园区摸爬滚打上十年了,资源不少,到时只要引荐一下,生意肯定不会差。” “有合适的场地吗?” 姜歪淡淡一笑:“这三亩地里,你看中的地方,只要你想要,我会想办法帮你弄过来的。” 牛叉! “那行,回头我和韵姐说一声,到时再商量。” “可以!” 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要向姜老大打听一下。” “什么事?” “你这边算是西郊吧,知不知道西郊有个欧阳家?” 姜丕微怔,随即回应道:“当然知道,怎么了?” “没怎么,想了解一下,知道欧阳家的情况吗?” “四个字:庞然大物!” “……” 叶凡怔住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 “真正上了层次的圈子里人都知道,西海市有两个复姓家族不可碰,一个东郊的慕容家族,一个是西郊的欧阳家族,至于为什么不能碰,没有几个人能说出个所以然,但有些事是可以佐证的。” “比如:欧阳家坐落在才子山的山脚,那里环境优美,山清水秀,很多房地产开发商都看中了那块地盘,甚至有国内知名房地产公司打过主意,但迄今为止,没有那个房地产公司拿下过那块地,甚至才子山一公里范围内,都没有房地产拿得下地皮。” “我艹,这么牛笔吗,难道没漏出一些传闻?” “有,有一种传言,说欧阳家和慕容家都是传承久远的隐世古武家族。” 隐世古武家族!? 叶凡眼睛微眯,已意识到事情有些深远了,难怪大师兄特意交待:千万不要妄动,一切等他回来再说…… 到底大师兄弟和欧阳家之间牵连着什么事,会不会跟大师兄寻找的那件神秘物件有关。 看来,真得花点心思了。 …… …… 天鹅湖,柴一别墅内。 瘸刁正向柴一和赖兴汇报着刚才的事。 听完后,柴一和赖兴脸色凝重无比。 “照你这么说,叶凡并没有死,反是风刀佣兵的队长落在他的手里吗?” “嗯,风刀佣兵队的队长脸色惨白,应该是受了伤,所以,我和强子直接处理了。” “处理得好。” 柴一肯定了一句,又说道:“可惜没有炸死叶凡。好了,你先下去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 等瘸刁下去后,柴一望向赖兴:“怎么看?” “麻烦了,连风刀佣兵队都解决不了,反全盘栽了下去,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 “我越来越觉得他就是豪爷扔在西海市的一个小王,而且是带着左右猛将的小王。” 赖兴沉吟了一会儿,回应道:“最近先息手,先看看风向,再出手就得加重码,下大死手。” “我们这边没留尾巴给那边吧?” “没有,转账账号和联系的手机号,我都事先做过处理,就算他们从中间人那里查起,也查不出半点名堂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 真的“那就好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