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.第108章 等你一句话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8.第108章 等你一句话

四人前后出了废弃厂房。 叶凡不想让沈韵涉险,所以让她开着车先回去。 沈韵走后,叶凡当即让麻坨给那个接头的人打电话。 电话中,麻坨告诉对方:已干掉叶凡,现把沈韵送过去,在哪见面? 对方告知碰头地点后,三人立即坐麻坨临时买的一辆二手商务车出发了。 对方约定的地点是在繁华街道上,约在这种热闹的地方见面,估计是出于防范心理,能理解。 而叶凡的计划很简单,活捉对方,然后逼问出幕后黑手,简单,直接,不想绕太多的弯弯。 当然了,一切是基于叶凡和肖夜有把握让对方老实交待。 想想也是,先不说叶凡,光是肖夜折磨人的手段就够让人生不如死的,如刀口舔血的麻坨刚才都畏缩了,那招呼普通人不就是小菜一碟吗。 三人赶到碰头地点时,对方还没到。 吴天让麻坨打了个电话,对方告知五分钟后就到。 于是,三人就在车里静等着。 实际上,只过了一分多钟左右,一辆摩托车突然停在了副驾驶室这边,车上两人全戴着头盔,看不到长相。 难道是接头的人吗? 叶凡等人正疑惑时,坐后面那人跳下了摩托车,敲了敲副驾驶的窗户。 麻坨坐在副驾驶室,下意识的看向后座的叶凡。 叶凡点了点头,随即弯腰蹲在座位后面。 之所以这样做,是怕对方认出自己,毕竟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接头的人,不好下手,只能等确定了再下车抓人。 麻坨随即往下落了一截车窗,大概一个巴掌宽的距离。 门外那人明显看了车内一眼,闷声问道:“人呢?” “在另一辆车上。” 听到对方这样问,叶凡和肖夜已经确定对方就是接头的人。 叶凡右手搭在了车门拉手上,只等着一个好时机扑出去活捉两人,肖夜自然也有这种准备。 然而,就在这时,车外那人忽然从窗缝里往车内扔了一团东西。 叶凡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,但对于他而言,那坨东西的体积和隐约的形状再熟悉不过了。 手雷! 我艹! 根本来不及多想,叶凡第一时间拉开车门,狼狈扑了出去,就地一滚,翻出两三米远…… 同一时间,肖夜也狼狈从另一边扑了出去,同样是一个滚身,趴在地上。 唯独受伤的麻坨反应不及…… “砰!” 一声巨响,车子玻璃全部被震碎,副驾驶的车门直接被炸飞,麻坨的整条右脚跟着车门一起飞了出来,至于全身,血肉模糊,已经根本认不出是他了。 他似乎凄厉惨叫了两声,然后没了动静,想必是死得不能再死了。 叶凡和肖夜第一时间爬起来,但那辆摩托车早已在几十米外,随即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。 真他玛够恨啊! 才问了一句话,竟然就直接扔手雷,这明显是早就有杀人的准备。 叶凡和肖夜都有些始料不及,完全没有料到都市中还有这种狠人,也没料到他们居然还有手雷。 真心是大意了! 这实际上就跟麻坨先前犯的错误一样,他自持自己是来自金三角的佣兵队伍,所以,完全没把都市中的叶凡当一回事,最多也就是考虑叶凡会不会报警,可没想过叶凡会有实力恐怖的帮手,更不会去想叶凡会玩跟踪器,以及还有人伏击狙击手,甚至还会玩狙击枪…… 麻坨因为大意,全盘皆输,甚至把命都丢了。 而叶凡和肖夜因为大意,则让对方麻溜跑了。 叶凡和肖夜对望了一眼,双双苦笑了一下,随即两人离开了现场。 “老大,刚开摩托车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上次跟踪你的那个人。” 叶凡目光一寒,冷声道:“你是说,柴一的人吗?” “嗯,应该是同一个人,头盔和穿着都一样,身形也一样。” “原来是柴一,你有种。” 叶凡心中腾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杀意,只因为他实在没有得罪过柴一,而柴一却雇佣兵队绑架沈韵,意图杀掉自己,哪有这样的事!? 当我是一头任你宰割的猪吗,你柴一算个diao啊,你既然想玩,我就把你玩得死为止。 叶凡在心中给柴一画了黑叉:必须死。 “肖,刚刚那路口有一个高清摄像头,应该已经把我俩拍了,你先回金三角去,等这阵风头过了再说。” “你呢?” “我没事,就算警察找到我,他们也动不了我,我有办法脱身的。” “我是担心老大的处境,毕竟你身体的状况……” 不等肖夜说完,叶凡拍了拍他肩头:“放心吧,三五个人还是打得赢的,再说了,泽子马上就会回来,有他在,出不了大问题。” “嗯,那我等会就订机票。” “去吧,回去小心点,别以为你是佣兵大帝,就天天抱着女人睡大觉,我教你的那套修炼功法,多花点心思。” “明白。” 肖夜走后,叶凡立即给沈韵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去许雯雯那里呆着,等会自己去接她。 主要是叶凡怕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,而且,从刚才发生的事中,叶凡已清楚认识到,柴一比想像中的还要狠,可以不需要理由的杀人,也可以当机立断的杀人。 挂断电话后,叶飞去了姜丕公司,在姜丕办公室见了面。 叶凡之所以来找姜丕,是想求证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柴一干的,因为他相信姜丕绝对是最了解柴一的人之一。 所以,叶凡把今天发生的事初略说了一遍,末尾询问道:“姜老大,你给我分析一下,这事到底是谁干的?” “柴一。”姜丕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两个字。 “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 “一是因为柴一向来谨小慎微,只要感觉到有人危胁到他时,必会不择手段先除掉,像叶兄弟这一块,他肯定是觉得你跟省城豪爷有牵连,怕涉及他的地位和产业,所以容不下你。” 说完,姜丕淡淡笑道:“实际上,不止柴一觉得你跟豪爷有牵连,就是我也这么觉得。” 叶凡笑了笑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:“那第二个原因呢?” “二是因为这种狠辣的手段就是柴一和赖兴的风格,像这些年里,有不少冒出头的猛人都是突然被人干掉,我一直认为就是柴一干的,甚至我自己,也有两次差点被干掉,所以,我太清楚柴一的风格了。” “姜老大难道不想报仇?” “想,哪有不想的,我下面好歹带着把,不过,以前确实没底,现在嘛,就等着叶兄弟的一句话。” “哈哈,好,那我俩这半边凑的兄弟来尽兴玩一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