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6.第106章 是我们玩你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6.第106章 是我们玩你

叶凡急速赶回西海市,匆匆与肖夜碰了一下面,穿上了防弹服,拿着跟踪器,然后赶到了东郊的木材市场大门口。 他试着拨了一下对方先前打过来的那个电话,回应是空号,看来是做了相应屏蔽或用了改号软件,只能等对方打过来了。 还有五分钟。 当满三十分钟时,电话准时响起,叶凡忙按下接听键。 “到了吗?”对方直接问道。 对方的声音明显变了,看来还通过了变音软件…… 很专业啊,这下麻烦了。 “到了。”叶凡沉声应道。 “很好,按我的指示做,首先,穿过木材市场,从后门出去。” 没办法,只能照做,想必是对方要确定自己有没有报警或者有没有同伴跟着。 叶凡开着车穿过木材市场,出了后门。 “一直往前走,车速保持40公里。” 叶凡按其要求开了近十分钟,正要过一条铁路时,一个铁路工作人员举着旗拦住他。 应该是马上有火车要来了,果真,拦杆缓缓落下。 没过多久,听到火车的鸣笛声。 “咣哐”声越来越近,已可看到火车头。 三百米,两百米…… 正是这时,电话那头的人怪笑道:“冲过去!” 冲过去!?跟火车玩碰碰车吗!? 我艹你大爷的! 叶凡想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,但这时候,连骂人的时间都没有了。 没有犹豫。 推裆,一脚油门到底。 车子一声咆哮,迅猛冲了出去。 砰! 直接把栏杆撞飞,势如烈马般冲向对面。 四周的人全惊傻了,骇然望着疯狂往前冲的大众途观。 这分明是找死啊! 叶凡何尝愿意,但有选择吗? 他只能祈求车子千万不要突然爆毛病,不然,绝笔会死得不要不要的。 咕咕 火车急骤的鸣笛声就在耳际,火车头如洪水猛兽般扑过来…… 大爷的!可不能关键时候掉链子啊! 叶凡眼神如炬,紧紧握着方向盘。 呼! 冲过去了! 车尾刚过,火车即呼啸而过。 叶凡出了一身冷汗,没有减速,又冲过这一边的栏杆,飞速离开了现场,留下一群目瞪口呆和心有余悸的人。 “不错,心理素质挺好,桀桀,继续保持状态往前走,五分钟后上河堤。”对方又发出了指示。 “我艹你大爷,你再跟老子玩这一套,我等会会剥了你的皮。” “来吧,我等着你。” 虽然叶凡恨不得一枪崩了对方,但心里却是越来越感觉到不妙了,只因为从这一系列指示来看,足可见对方十分专业。 例如:从一开始,对方就算好了时间,正好自己开到火车路边时,火车就快到了。然后,指示自己冲过铁路,既可以斩断后面跟着的人,又有希望让自己被火车撞得一命呜呼。 幸好提前在车上装了跟踪器,不然,肖夜真有可能会跟丢自己。 如此专业,到底是什么人? 五分钟后,叶凡上了河堤,沿着河堤开了十多分钟,已到了郊外。 随即,对方让叶凡下河堤,按他指示开进了一处废弃的厂房中。 叶凡刚把车停到一个有利位置,对方即指示道:“下车,双手举过头顶,从正门进厂房。” 看来对方在这里了。 这个时候,叶凡不听指挥了,冷声回应道:“先让我确定我朋友是不是在你们手里?” “可以,要求很合理。” 对方怪笑了一声,随即听到他在电话那头说道:“来吧,美人,跟你朋友说两句。” 沈韵似乎不肯说话,当即挨了一巴掌。 “啪!” “桀桀可不要指望我会怜香惜玉,再不吭声的话,我就在你脸上刻几个大字。” 叶凡担心对方真这样做,忙说道:“韵姐,别和他硬扛了,你没事吧?” “啪!” 似乎沈韵又挨了一个巴掌。 沈韵终于开口说道:“……我没事,你快走吧,他们是针对你……” “啪!” 又是一巴掌,直接把沈韵没说完的话打断了! 叶凡浑身杀气,冰冷道:“你再敢碰他一下,我绝对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。” “桀桀,我好怕,怎么样,还不肯进来吗,我不妨提醒你一下,我的耐心很有限,说不定手一抖,就要了这女人的命。” 叶凡没有回应他,看了一眼跟踪器,其上的一个绿色信号灯正在闪烁,这是肖夜回执过来的信号,说明他已到了附近。 既然已到了,那就行动吧。 叶凡在车内细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情况,找出几个可能埋伏了狙击手的地方,推算了一下行动路线和时间预算,心中已生梗概。 他忽然推开驾驶室的车门,人却如狸猫般从副驾驶室钻了出去,就地一滚,整个人贴在墙上。 而就在叶凡推开驾驶室车门的那一瞬间,立即响起枪声。 可惜叶凡是从副驾驶室出来的。 那狙击手意识到上当后,枪口追向叶凡,但已慢了,叶凡已躲到了暗角。 狙击手当即把情况汇报到了为首的人那里。 为首的人就在厂房里。 他约三十来岁,身形健硕,方形脸,满脸络腮胡子,头顶两侧有意剃光了,仅中间留着一线大粗杠。 此刻,他嘴里含着一根针,正不断的咬来咬去。 他听完狙击手的汇报后,“桀桀”怪笑道:“有点意思,先放他进来,别吓着他了,不然跑了就不好玩了。” “明白。” 这狙击手刚说完,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…… 叶凡藉着四周环境的排护,潜进了厂房里。 当即看到沈韵和两个人。 此刻,沈韵被反手绑在椅子上,正担心望着这边。 那两个人中,其中一个正是那首领,另一个跟首领年龄相仿,手上拿着一把手枪。 此时,那首领下嘴唇一翻,唇上的针被他含进了嘴里。 他麻溜玩着手中匕首,怪笑道: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本人外号麻坨,风刀佣兵队的队长。” 原来是佣兵队,难怪如此专业,看他这无所顾忌的样子,想必是来自东南亚的混乱地带。 “我已经来了,你想怎么玩?”叶凡冷声说道。 “你还有兴趣玩吗?” 麻坨怪笑了一声,接着又说道:“我可是来收你命的,没兴趣陪你玩,当然了,也可以说是玩,是我们玩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