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.第105章 让他爱上你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5.第105章 让他爱上你

韩果最终选择了沉默和接受,正如她妈妈黎如月说的那样:要相信爸爸…… 说实在的,从小到大,韩果从来没有见过她爸爸做过错误的决定,所以,她根本没有底气和勇气去反驳她爸爸的决定。 一路上,韩果一句话都没有说,跟着母亲到了华银大酒店,进了包厢,见到叶家的人,两个人,一男一女,一老一少。 男的在六十多岁以上,应该就是圈子里说的靠卖子孙屁-眼赚钱的无能家主叶断水。 他身形峭瘦,穿着一件碎花衬衫和一条背带裤,怕是想学华侨富商的格调,却是显得不靠谱。 特别是他下巴下面那几根稀疏的山羊胡子,更是显得不论不类,或者说,俗气。 站他旁边的那位年轻女人与叶断水的形象和气质形成天壤之别。 她约二十八、九岁的样子,上身一件圆领半袖t恤,下身一条米黄色的贴身休闲裤,穿着非常简单,但气质非凡,不仅显得端庄婉约,而且不失高贵典雅,恰如一只鹤立鸡群的白天鹅。 典型的气质优雅的女人! 她是谁!?叶断水的年轻老婆?情人吗!? 韩果眉头微皱,心中对叶断水及叶家多生出几分鄙夷。 此时,叶断水迎了上来,堆着满脸腻人的假笑道:“韩夫人,快请上坐,没耽误你宝贵的时间吧。” 说完,他回头交待身后的女人道:“茵茵,快去叫服员来,让她们煮壶好茶。” 黎如月浅笑说了一句客套话,望向叶断水身后的女人,略感好奇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 “哦,忘了给韩夫人介绍了,她是我小女儿叶茵,以前在国外留学,刚回来半年。” 小女儿……不是情人或年轻老婆吗!? 韩果心生讶异,忍不住多看了叶茵几眼,心中很好奇叶断水怎么能生出这样气质典雅的女儿? 她脑袋里甚至还生出一些奇怪的念头,比如:这叶茵不会是叶断水抱养的吧,或不是他亲生的…… 实际上,叶茵确实是叶断水的亲生女儿,只不过是叶断水与第二个老婆生的,不要误会哦,不是私生女,是叶断水的发妻过世后,娶的第二个老婆。 几人在桌边坐下,说了几句家常话以后,黎如月委婉问道:“您家的那位……” 问的自然是跟韩果订婚的那位。 叶断水马上堆着笑应道:“快来了,马上就来了,这小子真是不懂规矩,不会早点赶过来吗,怎么能让女士等,回头我要好好收拾他,真是抱歉啊,让韩夫人见笑了。” “没事,这个点路上车多,可能是堵车了。”黎如月体贴找了个台阶给叶断水下。 “是,是,韩夫人多担待点。茵茵,你再打个电话给他,让他麻利点。” “嗯,好的。” 叶茵起身,走到旁边打电话,再刚拨出去,对方立即接听了,不等叶茵说话,对方已说道:“姑姑,临时出了点急事,我来不了了,下次吧。” 下次!? 这种大事岂是说下次就下次的? 叶茵心中冒火,压着嗓子小声道:“叶凡,你逗我玩是吧,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,赶紧过来,不要给我找借口。” “姑姑……” “别叫我姑姑。” “……那你把电话给那女的,我和她说两句。” “你想说什么,难道不会过来当面说吗? “我真赶不过来,出了点急事。” 叶茵眉头微皱,已听出叶凡不是平常那种顽浮的语气,似乎有些焦躁…… 本是冒火的她,不由得又担心起来,小声问道: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 “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回头我再跟你说,你先把电话给那个要和我订婚的女人,我电话里给她道个歉。” 叶茵稍稍犹豫了一下,走回桌边,浅笑和韩果说道:“韩小姐,我侄子要和你说两句话。” 韩果眉头皱起,冷着脸接过电话,冰冷道:“说吧。” “喂,我跟你明说了吧,我这个人智商有问题,一不小心就掉到零,有时还会出现负值,至于品行,知道周扒皮和西门庆吗,他俩见到我都要喊一声祖师爷,而且,最重要的是,我对你没兴趣,就这样,拜拜!” “……” 韩果懵了,一万个没料到会听到这些话,特别是后面那句:我对你没兴趣,难道是我哭着闹着要跟你订婚吗? 该死的混蛋…… 对了,这家伙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!? 难道以前听过他的声音? 韩果黑着脸把手机还给叶茵,犹豫了一下后,忍着不适应叫了只大自己几岁的叶茵一声“阿姨”,再问道:“你侄子叫什么名字?” “叶凡。” 韩果嘴角一抽,艰难问道:“他是不是在西海市?” “对啊,你们……难道认识?” 韩果一蹭身站了起来,咬牙切齿道:“原来是你这个混蛋,我才不会嫁给你呢,呸,我也对你没有半点兴趣,无耻,色棍,卑鄙,阴险,无可救药,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。” 恨恨骂完后,韩果抬脚就走。 叶断水、叶茵和黎如月一脸懵相,各自对望了一眼,都想不明白韩果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。 “叶叔叔,可能是中间产生了什么误会,今天看来是订不成了,下次再约时间吧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 黎如月歉意说完后,立即起身追韩果。 韩果已出了酒店,正绷着一张脸在车边等黎如月。 黎如月想问,但忍住了,开了车门,上车,离开了酒店。 半路上,黎如月才问道:“果果,你和叶凡认识吗?” “嗯。” “他怎么样?” “不怎么样,反正我是不会跟他订婚的。” “那你总得说个理由吧,回头我也好和你爸说。” “你就和我爸说,他是一个比流氓还流氓、比西门庆还好-色、比秦桧还卑鄙的混蛋。” 黎如月回头看了一眼,浅笑道:“还有这种人吗?” “有。” “真有的话,那就是曹操转世了。” “……妈,你想什么呢,他怎么能跟曹操相比,你知道他刚才说的话有多气人吗?”韩果不乐意道。 “说说,我听听。” 于是,韩果把叶凡刚说的话说了一遍。 黎如月听完后,“噗嗤”一笑:“原来是他对你没兴趣,真是难得啊,这哪像西门庆,西门庆不是见着漂亮女人就满肚子兴趣吗?” “……” “果果,如果是我,我才咽不下这口气,我非得让他爱上我,且爱得不可自拔,然后再一脚把他踹得远远的。” 韩果一愣,想了想,狐疑望着黎如月:“妈,你这是故意激我吧。” “还用得着激你吗,你现在在这里闷着生气,他不知道多高兴呢,反过来说,等他爱上你,就该轮到你高兴,他愁眉苦脸了,再者,难道你连征服他的魅力都没有吗?” 韩果眼神闪烁,最终咬牙道:“好,就让他爱上我,哼,等着吧,有你这混蛋哭的时候。” 黎如月优雅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