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.第104章 要相信爸爸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4.第104章 要相信爸爸

订婚! 这种事竟然栽在了我的头上!你大爷的! 答应姑姑明天回省城金沙市以后,叶凡挂断了电话,心里郁闷骂了一声。 说实在的,叶凡根本不想回去,是因为他不想和叶家有任何牵连。 至于其中原因,非一言两语可以讲清,初略概括就是:叶凡的爷爷叶断水无能又势力,持家不行,干事业不行,却擅长联姻借势,像叶凡的父亲叶为和其叔叔叶金言的婚姻就是他一手操办的,目的就是图女方家族的实力,再借势发点亲家财。 如果光是这样,叶凡不会如此抵触和排斥,真正让叶凡不想和叶家有牵连的原因是:在叶凡十岁那年,其母亲沈丽为首开了一家公司,因为某些原因,导致公司亏得一踏糊涂,也就是说,让叶家亏得一踏糊涂。 叶凡爷爷叶断水当即六亲不认,狠心把叶凡一家人赶出了叶家,导致叶凡父亲郁结攻心,不久病逝。 其母亲沈丽也深受这件事情影响(当然,并不止这一个原因),整日恍恍惚惚,结果两年后不幸出车祸去世…… 那一年,叶凡才十二岁。 虽然父母亲双亡不是叶断水亲手所致,但绝对跟他有很大很大的关系,所以,叶凡从那时候起,就不愿再和叶家有任何关系,除了他姑姑叶茵以外。 现在,叶断水明显又是故技重施了,不知替叶凡订了哪门子亲事,无非又是图女方家族的势力,这样的爷爷,不就是卖子孙屁-眼吗,认他有何用? 叶凡自然不想认,但姑姑叶茵卡在中间…… 哎,叶凡不想让姑姑不舒服,只好迁就。 反正走走过场就闪人,实在不行就当着女方的面发彪撒泼,难道女方还会愿意订婚!? 叶凡就是这样想的,明天上午回叶家一趟,草草了事,早早收场。 次日早晨,叶凡向沈韵打了一声招呼,开着她的车,回省城。 正是这时候,赖兴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的人告诉他:叶凡开着车出门了。 赖兴笑了笑,淡淡交待电话那头的人:让猎人捕猎。 所以,沈韵洗漱完,下楼去吃早餐的时候,路过一辆无牌商务车时,车门忽然拉开,一人捂住她嘴巴,生猛把她拖进了车里。 随即,商务车飞速离去。 整个过程发生在一眨眼间,甚至都没有人注意到。 叶凡开着车到省城郊外时,电话响了。 他看了一眼,是个陌生号码,本是不想接的,因为现在推销电话和诈骗电话实在太多了,多半响几声就会挂掉。 当这个电话明显不一样,响了十几声了,对方仍是没挂。 叶凡疑惑按下接听键,立即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叶凡吗?” “是,你那位?” “沈韵现在在我手里,想要她活命的话,就按我的指示来。” 听到对方的话,叶凡身周突然炸现一团杀气,甚是恐怖。 脸色和眼神也在瞬间冰冷得吓人。 他沉声应道:“可以,你要我怎么做?” “你先到东郊的木材市场门口,我给你三十分钟,如果没赶到的话,那只能到地狱去见沈韵了。” 说完,对方挂断了电话。 叶凡当即方向盘一甩,急骤掉头,一脚油门到底,飞速往西海市赶。 他脸色冰冷如铁,眼神如利刃一般寒气逼人。 到底是谁抓了沈韵,熊思谟叫的人吗?还是孔虎?或者是柴一吗? 他立即给夜枭肖夜打电话,通了后,直接问道:“肖,赖兴有没有动静?” “没见他有异常举动,也没见他接触过奇怪的人。” “我这边出了点状况,有陌生人绑架了沈韵,你马上去我住的地方看看,看看是不是绑架现场,回头你再去东郊的木材市场,查一下附近利于伏击和狙击的地方,带上枪。” “明白。” “另外,给我准备好相应的行头。” “行。” …… …… 金沙市,逸墅园高档别墅区,某单体别墅内。 韩果正黑着脸望着坐她对面的妇人。 这妇人年龄看上去约三十一二左右,真实年龄实际上已是四十八岁了。 她穿一件青花连衣裙,脸蛋娇美,气质绝佳,肤色粉嫩,仿若少女一般。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年轻时候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,就如同眼前的韩果一样。 实际上,轻易可以看出她的脸蛋和韩果有几分相像,因为,她就是韩果的母亲:黎如月。 此时,韩果愤恨说道:“妈,你不是说不提这事了吗?怎么我一回来你就变卦了?” “我不这样说,你会回来吗?”黎如月淡淡回应道。 “我回来是因为我相信你。” “为什么相信我?” 韩果皱着眉着道:“因为你是我妈。” “是吗?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是你-妈了。” “……” “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等会都得去,这事没得商量。”黎如月不容否定道。 但韩果的语气比她母亲还要斩钉截铁:“我不去。” “理由?” “一,我不需要你操办我的婚姻,我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。二,那叶家没有一个像样的人物,特别是他们家主叶断水,其无能在圈子里出了名,都说他是卖子孙屁……赚钱,你让我和他们家的人订婚,你不是把我往泥潭里推吗?” “还有吗?” “这两点还不够吗?”韩果恼火反问道。 “那好,我针对你这两点说几句,第一点,这事是你爸爸订下来的,你还有意见吗?” “……”韩果怔住,嘴皮子动了几下,却是说不出一个字。 “看来是没意见了,那我再回答你的第二点,还是那句话,这事是你爸爸订下来的,可以吗?” “……” 韩果死死咬着嘴唇,随即眼中的眼泪水打转转了。 黎如月看着女儿这样子,心中疼惜,走过去坐在韩果身边,轻轻挽着韩果肩头,暖声道: “你要相信你爸爸,想当年,你爸爸家族的所有人都反对他娶我,但他娶了,这不就有了你吗,想当年,你爸爸家族的所有人都反对他做现在这一行,但他现在成了家族内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存在,你要相信他,就像我一样坚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