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3.第103章 就是我干的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3.第103章 就是我干的

万泽当即按叶凡的意思送郁金香夫人去金三角,有他护送,相信不会出太大的问题。 叶凡仍留在巷子里,靠在墙上,抽着烟,默默消化着刚得知的事。 说实在的,叶凡一直好奇师傅让大师兄找的是什么东西,虽没有答案,但毋庸置疑,肯定十分重要,且十分危险,不然,大师兄不至于这么久都没有得手,师傅也不会强压着不让自己插手。 真是干着急啊! 所幸得知了大师兄安然无恙,另外,也有眉目可寻了,那就依大师兄交待的那样:想办法接近西郊欧阳家…… 叶凡长长吐出心中一口浊气,踩灭烟蒂,走出巷子。 下一站,去医院,探望一下受伤的孔虎孔老大。 叶凡坐出租车到了西海市第一人民医院,轻而易举的得知了孔虎所在的病房:811。 当他走进病房通道时,隔老远就看到811病房外站着一群形象和气质都不那么顺眼的青年,约有十几个,想必是孔虎的手下。 叶凡笑了笑,心知孔虎是害怕再有人杀他,所以严阵以待。 有点意思啊,看来那四枪让他醒了一点神了,就是不知道醒了多少。 叶凡径直走过去,立即引起了守在门口的那十几个青年的注意。 当他们看清是叶凡时,顿时个个眼角发跳,神色瞬间绷紧了极点,几人更是如临大敌一般,下意识的聚在了一堆。 他们这般反应,一是因为之前看到过叶凡收拾管号和孔老大,绝对的猛人。 二是因为他们旁听到,孔老大这次被狙击一事,多半就是拜叶凡所赐。 试想这样一个猛人来了,能不紧张吗!? 怕归怕,但十几人还是壮着胆子拦住门口。 叶凡走近,浅笑道:“怎么,不让我进去吗?” “你…你不要乱来。”其中为首的一人硬着脖子说道。 想这些人平常都是气焰高得很,欺负起人来,一个比一个凶猛,但现在,个个心里都有些发毛,所以一开口就叫叶凡不要乱来,明显是怕叶凡欺负他们。 叶凡挑着眉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就喜欢乱来。” “……” “我数三秒,还拦着我路的人,等会就可以陪你们老大一起疗伤了,1,2…” 不等叶凡数到“3”,拦在门口的青年连忙让出路。 “不错,比你们老大聪明多了。” 叶凡笑了笑,推门而入。 一进门,即看到病床上的孔虎正鼓着眼睛望着门口,满脸惊恐,想必是已经听到了叶凡的声音。 叶凡走进病房,冷笑盯着孔虎道:“怎么,需要我提醒你吗?” 孔虎眼角一阵乱跳,艰难喊道:“凡哥。” “大点声,别他玛的像叫-床一样的。” “凡哥!” 孔虎的声音整整高了几个音阶,刺激得门口的青年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 叶凡走到病床边,手指戳了戳孔虎大腿,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,绑这么多纱布?” 孔虎痛得直嗖冷气,只因为叶凡戳的地方,正是被狙击枪射中的地方。 绝笔是故意的啊! 还问自己怎么了,难道你不知道吗? 孔虎忍着痛,艰难回应道:“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 “哟,怎么这么不小心,痛吗?” 说完,叶凡又在原位置戳了几下。 孔虎痛得眉毛飞起,真心想骂娘,但就算再借一个胆子来,他也不敢骂出来。 而叶凡随即冷哼了一声,缓缓道:“但我听警察说,你说是我叫人开枪射你的。” “没有…不是这样,我那时才醒过来,脑袋发晕,纯属扯蛋说胡话。”孔虎忙解释道。 “不,你没说错,就是我干的。” “……” 在孔虎骇然的眼神中,叶凡走到床头,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支圆珠笔。 随即,他左手捏着孔虎下巴,右手拿着圆珠笔在孔虎额头上画了一个小圆圈。 画完后,冷冷盯着孔虎说道:“再让我发现你有一点异心,那下一颗子弹绝对会射在这个小圆圈里,你信吗?” 孔虎脸色青白一片,忽然觉得额头正被一支狙击枪瞄着一般,上次被狙击时的那种恐惧感瞬间如潮涌一般吞噬了他的整个身心。 “我问你话呢,信还是不信?”叶凡声音冷了几分。 “信。”孔虎忙应道。 “那就好,希望你记在心上。” 说完,叶凡搁下圆珠笔,顺手拿起桌面上的水果刀,走到门口时,看也没看,反手一扬,手中水果刀划出一线暗线,“扑”的一声,扎进墙壁里! 嗯,准确的说是,扎进了孔虎脑袋上方的墙壁里,刀刃隔孔虎头顶仅一个小指宽的距离。 咝! 门口的一群青年吓得全身汗毛都炸立起来。 孔虎更甚,全身冷汗狂冒,他翻着眼睛望着头顶的水果刀把,明显感觉到小心脏正一波接一波的抽搐。 叶凡出了医院后,坐了辆出租车回住处,刚下车,电话响了。 掏出手机一看,不禁满脸古怪神色,接吗,还是不接?只怕不是好事。 稍微挣扎了一下,按下接听键,立听亲切和对方打招呼道:“姑姑,我好想你。” 没错,正是叶凡的姑姑打过来的,即上次借给叶凡十万块钱的那个。 他姑姑叫叶茵,在电话那头直接问道:“叶凡,还记得上次借钱时答应我的事吗?” “哈哈哈哈,姑姑,听你声音就知道你今天肯定神清气爽,貌美如花……” “少跟我来这一套。” 叶茵直接打断道:“马上回省城。” “这个,朋友的老婆快要生孩子了……” “关你什么事?” “朋友出远门了,托我照顾。” “放屁,那你一分钟之内拍张你朋友老婆大肚子的照片过来。” “……姑姑,长辈何必为难晚辈呢?你以后难道不想我儿子叫你姑奶奶。” “噗!” 叶茵失笑道:“你个兔崽子,行,你不回是吧,可以,那以后我叶茵不认你这个侄子了。” “……艹!” “什么?” “没什么,我骂旁边那人。” “痛快点,回不回?” “哎,能不回吗,谁让你是我姑姑呢。”叶凡满脸无奈。 “这才乖嘛,你还是我可爱的小侄子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