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.第102章 旧事和危机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2.第102章 旧事和危机

大师兄,本名段行,性格憨厚,在三师兄弟中虽然辈分最高,但却是常被叶凡和辛无畏欺负。 二师兄,辛无畏,性格桀骜不驯,但最是慵懒,平常总是一副没睡饱的样子,对身外事也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态度,凡事无所谓,也无所畏! 至于叶凡,三人中最痞坏、最混蛋的一个,是两师兄弟和师傅望着就头痛的人物。 三师兄弟都是五六岁时拜入师傅门下,年龄相差两三岁,正所谓的玩泥巴一起长大的,可以说是情同手足。 五年前,大师兄段行受师傅之命,寻找一神秘物件,自此杳无音信。 叶凡心系大师兄,想插手寻找,但师傅不允。 叶凡性子倔傲,便瞒着师傅偷偷打听,多番努力下,获知大师兄消失前来了西海市,且几次去过夜惑酒吧。 于是,叶凡有意报考了西海市大学,想着把西海市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大师兄,哪知他师傅猜到了他的心思,随即一份应征入伍文件罩在了叶凡头上。 叶凡恼火不过,当即找师傅不是,师傅一句话回复叶凡:你如果不听我安排入伍,从此师徒陌路。 叶凡当时回应道:“我会按师傅的意思入伍,但我若是不找到大师兄,从此不入师门。” 说完后,叶凡跪师傅门前叩了三个响头,离开了师傅家。 其后,叶凡身在部队,但心里一直惦记着大师兄的事。 后来,他机缘巧合下收伏万泽,便让万泽潜伏在夜惑酒吧,目的是等一个人。 或者说,找一个人,一个女人,即当初在夜惑酒吧与大师兄碰面的那个女人。 可万泽在夜惑酒吧呆了近两年了,却是一无所获。 现在,叶凡意外听到郁金香夫人说到大师兄,整个人顿时怔住。 他眼神闪烁望着郁金香夫人,隐隐明白到了什么。 忽然说道:“五年前,大师兄在这里见的是你。” “嗯。”郁金香夫人轻轻点了点头。 听到对方的肯定答复,叶凡豁然明了,难怪自己一直找不到与大师兄碰头的女人,哪怕在公安内网中对比寻找,也没找到,原来那女人是精通易容术的郁金香夫人,想必当初她与大师兄碰面时,并非真容,又如何能找得到…… 坑人啊! 不过,总算等到了。 叶凡当即追问道:“我大师兄呢?” “不知道。”郁金香夫人摇了摇头。 “……” 叶凡心中一紧,又问道:“那你和我大师兄是怎么一回事,他让你传什么话?” “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。” 顿了顿,郁金香夫人接着说道:“五年前,你大师兄在这间酒吧找到我,请我帮他偷一样东西,后来我才知道,你大师兄并不确定那件东西在哪里,只是知道其在泰国、印度、英国或法国的博物馆。 往后两年多,我按你大师兄弟的意思,去过泰国、印度和英国的博物馆,但都没有找到你大师兄想要的东西,最后在法国博物馆里找到了,但东西到手后,我遭同伴暗算,身中数枪,命悬一线,幸亏你大师兄救了我,我才侥幸活了下来。 后来,等我康复后,你大师兄弟独身一人去找我的同伴,因为他想要的那样东西,被我同伴拿走了。 临走之前,他让我回西海市,来这家酒吧等一个叫叶凡或者叫辛无畏的人,他说总有一天,你俩人中的一人会来这家酒吧找他。 我当时就准备回国,哪知道一路上不断有人追杀我,我四处逃亡了两年多,辗转了几个国家,直到半个月前才回到西海市。” 顿了顿,郁金香夫人接着说道:“这就是我和你大师兄的事,至于你大师兄让我给你传的那一句话,是让你或辛无畏想办法接近西海市西郊的欧阳家,但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一切等他回来再说。” 听完郁金香夫人的话,叶凡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,因为大师兄一直杳无音讯,叶凡不禁担心他遭遇不测,现在得知他没事,不禁心安了许多。 “我大师兄让你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叶凡问道。 “一副名画,是从我们国家流散出去的。至于他为什么要那幅画,我并不知情。” “还有其他的事吗?” “没了,我的任务就是传那句话,我已完成他的嘱托了……” 话还没说完,叶凡眼光突然一寒,猛的往前一扑,右手搂住郁金香夫人的腰肢,一蹬步蹿到另一张桌子边,左手抓住那桌面一翻,挡在了两人身后。 而正是这时,一个身形精干的中年人已从怀中掏出手枪,枪口对着叶凡和郁金香夫人射杀。 噗噗噗! 接连几枪,都射在了叶凡翻起的那张桌面上。 眼见暗杀失败,这身形精干的中年人立即撤退,眨眼间就消失在繁杂的人堆中。 吧台内的万泽已如猎豹般扑出,但仍是晚了,已找不到对方的身影。 叶凡抱着郁金香夫人站起身,眼如鹰眸般扫了四周一眼,没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以后,这才抱着郁金香夫人快速离开了现场。 万泽跟在后面,满眼寒光,不停的扫着四周的人,随时准备爆起杀人。 三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吧后门,穿过几条巷子以后,才停步。 叶凡放下郁金香夫人,看向她。 原为以她会吓着了,但她脸色平淡得很,与她面容间的那份隽秀和身上的文弱气质严重不符,想必这几年里,没少经历这种场状况吧。 “是想暗杀你的人,知道他们是谁吗?”叶凡直接问道。 “不能百分百确定,但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是暗黑组织“血锦旗”的杀手。” 听到“血锦旗”几个字,万泽怪笑了一下,而叶凡微微皱了眉头。 两人都听过这个组织,在世界暗黑杀手组织里而言,算不上一流杀手组织,但却是二流杀手组织里的翘楚。 “他们为什么要杀你?” “无非是两个原因,一是我的那同伴要置我于死地,其次可能是因为我跟你大师兄接触过。” 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?” “还能怎么办?”郁金香夫人苦笑道:“继续逃亡。” 叶凡微微沉吟了一会儿,随即吩咐万泽道:“泽子,你把她送到金三角去,让她在肖的地盘上呆着。” “明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