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.第101章 又见郁金香 - 最强特种兵王

101.第101章 又见郁金香

沈韵本是想请叶凡和许雯雯在外面吃饭,但许雯雯脸上的伤还没有恢复,不愿意出来,所以,沈韵索性买了一些菜,去许雯雯家做饭。 见到许雯雯时,她又是那身装扮,上身一件宽松的大衬衫,下面一条超短裤,衬衫下摆整个盖住了超短裤,仅见两条修长、笔直、白嫩且肉感十足的美腿,极尽诱惑。 叶凡又看直了眼……木办法,太具有视觉冲击力了,而且,可想像的空间实在有蛮大! 随即,沈韵在厨房忙开了,许雯雯想帮忙,但被沈韵推出了厨房,理由是:病号,好好养伤。 好吧,叶凡和许雯雯在客厅看电视。 才坐一会儿,叶凡倍受刺激。 因为,许雯雯搭着两条美腿,然后,手指有意无意的在白嫩的大腿上划着圈圈。 这不正是那天的调调吗!? 分明是故意的,欺负人啊。 叶凡斜着眼望着她,不乐意道:“雯姐,你腿痒吗,要不要我帮你挠挠?” “不用,我挠得挺舒服的,滑滑的,嫩嫩的,摸起来像丝绸一样舒服。” “……” 大爷的,至于说的这么勾人吗!?太欺负人了,妖精! 与许雯雯接触得越久,叶凡越感觉她就是一个可以祸害天下的妖精,因为她可以游刃有余的玩转各种风格,要凶悍能凶悍,要妩媚可以妩媚,要勾人的时候可以随手拈来…… 这样的女人,没有几个男人可以驾驭,可一旦征服了,那绝逼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美事。 我要不要试着征服一下她!? 心里这样想着,嘴角立即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:“雯姐,你还没有男朋友吧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 “你?呵呵,房子还在房地产公司,车子说不定还没上生产线,银行卡里估计从没破过七位数,你说你怎么样?” “……” 尼玛,一万点伤害啊! “真是不会聊天。” 叶凡满额头黑线丢下一句话,起身去厨房,还是韵姐好啊。 可才走几步,身后轻飘飘的传来许雯雯极尽诱惑的声音:“小男人,好好努力吧,等你功成名就的时候,我这两条腿就是你的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还有,我补衫下面,什么都没穿的美妙身体也可以是你的。” 叶凡脚下一趔趄,差点摔倒,尼玛,什么都没穿啊…… 四十多分钟后,三人在餐桌边坐下。 五道小炒,倒上红酒,开工。 吃饭过程当中,沈韵把店面已经出手的事讲给了许雯雯听。 许雯雯听完后,古怪望着叶凡。 叶凡正埋头吃饭,瞥到了许雯雯的眼神,当即抽出一点时间,得瑟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想夸奖我?” “嗯。” “就没有了吗?” “哦,我只是觉得你的混蛋属性越来越强了,没了。” “……” 你妹哦,等半天崩出一句这样的话。 叶凡心情顿时不美妙了,偏偏沈韵笑得前仰后合。 许雯雯没再看叶凡,问沈韵道:“那你以后准备做哪一行?” “我准备再换一个地方开家宾馆。” “我个人建议你开一家规模大一点的、上档次的酒店,反正还是那些事,钱只会多赚,而且,发展前景也大些。” “我也想,但一没资金,二没人员,怎么开?”沈韵无奈笑道。 “钱不是问题,我可以借给你,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,可以按银行的贷款利息付给我。至于人员,中高层的可能要费点心思,普通职员多的是。叶凡,你说是不是?” 许雯雯就坐在叶凡对面,很不老实的用赤脚丫在叶凡小腿上撩了一下。 叶凡两眼一亮,立即附和道:“我赞成雯姐的建议。” 说完,这货勾着脑袋去看桌子底下,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结果发现许雯雯两条腿早已勾到了凳子下面。 活生生的欺负人啊! 叶凡不乐意的横了许雯雯一眼,继续埋头吃饭。 沈韵正琢磨着许雯雯的话,并没注意到两人的举动。 她想了想后,道:“我先找找地方吧,如果有合适的场所,我们再坐一块商量。” 吃完饭,收拾完毕,沈韵和许雯雯聊了一会儿天,才离开许雯雯家。 沈韵直接回家了,叶凡则是坐着出租车到了酒吧一条街,进了夜惑酒吧,即刺客万泽上班的地方。 叶凡要了一杯白兰地,问道:“巩秋那边怎么样,走了吗?” “昨天晚上就走了。” “警察有没有来找过你?” “没有,是不是孔虎醒了瞎说了,要不要再送他一程?”万泽怪笑道。 “不急,我等会会去看看他,如果他还敢狂,那再送他一程不迟。” “明白。” 万泽忽然凑近了一点,小声道:“老大,你觉不觉得三点钟方向的那个女人很眼熟?” 叶凡看了一眼,是有些眼熟,而且,越看越觉得在哪里见过,但偏偏想不起来。 有意思的是,这个时候,那女人竟然向叶凡勾了勾手指头。 咦,这是几个意思? 叶凡起先以为这女人是跟惹少妇喜欢的万泽勾手指头,后来发现对方的目标是自己,难道桃花运来了!? 叶凡和万泽对望了一眼,各自一声坏笑,然后,叶凡端着酒杯走了过去。 走近后,看清楚了女人的容貌。 约二十八、九岁,柳叶眉,杏眼,瓜子脸,嫩唇瑶鼻,恰似古画里走出来的女子,十分隽秀,看上去有些文弱的感觉。 最惹人注意的是她的唇瓣,轮廓分明,仿若刀刻,唇峰处微翘,别有一翻俏皮的勾人韵味,很像一颗鲜艳的樱桃。 这模样…… 叶凡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,眼神顿时怪异了,和对方打招呼的语气也变怪了。 “嗨,没料到这么快就见面了,缘分啊。” “是啊,拜你所赐,过了好些天清静日子。” “还习惯吧,没受委屈吧?” “你说呢,就差写血书告诉全世界:我不是卖-淫,只是被一个无耻的、占了我便宜的混蛋坑害了。” “咳咳。” 没错,这女人正是郁金香夫人,想当初,周囡囡想抓她,然后忽悠叶凡去勾搭郁金香夫人,最后周囡囡赖皮以卖-淫罪把她拘留了几天,后因证据不足,又只好把她放了。 叶凡还清楚记得周囡囡说过的话: 绰号:郁金香夫人,手段高超,精通易容之术,行踪飘忽,可以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 三年前,她和一伙人光顾了巴黎博物馆,偷走了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,成功后,据说被同伴卖了,身中数枪,九死一生…… 难怪一眼没认出她,原来是易容术所致。 叶凡正想着这些时,郁金香夫人又说道:“叶凡,我是特意来找你的。” “……” 难道要找自己算账吗? 然而,郁金香的下一句话激得叶凡身子猛的一颤。 “我是来替你大师兄传话的。”